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議會必須接受年輕人衝擊

2016年07月13日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戰幔逐漸揭開,多名議會資深議員退位,讓年輕一輩承擔議會責任。有人經常擔心,一旦讓激進青年進入議會,將會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其實我們關心的焦點不是他們是否會主導議會,因為沒有任何人會以為這可能成為事實。但如果真是有一或兩位比較激進的青年進入議會亦不是我們該認為大驚小怪的情況,因為在現有的比例代表制下,當選的門檻不是太高,百分十二左右的選票已經有可能保進一名候選人進入議會。
其實,年輕人經常將「獨立」掛在口邊,但要再進一步闡釋或論述,便說不下去。再者,「獨立」看似有很多支持者,實質只是通過傳媒報道下塑造出來的現象,「支持」獨立的人,來來去去都是一小撮人,在網上的「社交圈子」內互相討論,互相認同和支持,但事實上並沒有證據顯示這些見解曾經廣泛影響持其他意見者,加入他們的行列。
通常網上熱話只是過眼雲煙,一段時間之後就無人認真理會。而香港實實在在必須面對的問題,年輕人未必掌握。當他們進入議會,在制度內就要面對現實,然後無可避免地思考自己可以為香港做些甚麼有用的事,而非消極地以為推翻現有制度,就是萬事皆吉。
全球的政界人物都年輕化,例如加拿大總理只有四十多歲。香港的議會不可能每位議員都六、七十歲,必須接受一下這些年輕人的衝擊。雖然他們在各方面皆不成熟,但他們只是未開竅的井底之蛙,當在社會輿論及其他互動力量影響之下,他們不可能不擴濶他們的價值觀,他們會嘗到在議會失敗的經驗,從而不得不接受原來現實是他們想當然地倡議的一面,他們自然會成長。如果長江沒有後浪推前浪,我們的議會便會欠缺活力,不思進取。
所有人都會同意任何社會的將來繫於下一代,香港亦然。那麽為何獨獨我們對我們的年輕人沒有信心?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