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學者方案不是「隨收隨支」

2016年07月08日
   

 

如果施永青先生不支持「隨收隨支」的方案,那就更加沒有理由去支持政府在諮詢文件中提出的那一個「有經濟需要方案」,因為那個方案沒有解決融資問題,也是一個「隨收隨支」的方案。以「隨收隨支」的方式來處理退休金問題,確實是難以長期維持的,這一點我與施老闆沒有分歧。但施先生在其文章中說現在提出的學者方案是一個「隨收隨支」的方案,這一點我就不能同意了。 
 
提出方案的學者們十分清楚,如果不處理融資安排,隨着人口老化,綜援也好、政府在諮詢文件中提出的「有經濟需要方案」也好,最終還是長遠難以持續的。因此,學者方案要求透過四個融資渠道令該方案可行,不是一個「隨收隨支」的方案。 
 
施先生在文章中說:「按學者自己的計算,這筆錢亦只能捱到2064年。先不說這個預期有沒有出錯,但起碼學者也承認,錢被花光的日子總有一天會來」。這一說法是對學者方案的誤讀。根據學者方案發起人邀請的精算師作的計算,如果接納全部四個融資方法,到了2064年仍然會有1,600億元滾存於退休基金之內。沒有人可以肯定說這個預期一定不會出錯,因為所有推算都是建基於某些假設,假設有可能會變化,都會有出錯的可能。但學者方案作推算的基礎,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而是根據政府統計處發表的「2064人口推算報告」;方案所作的回報推算也是根據政府對長遠經濟評估作的預計。至於錢最終會不會被花光,這得看所謂要預計的長遠是去到幾長遠。這一點無人可以預知,也不能假設將來如果真的出問題,將來的政府不會想辦法來處理。 
 
如果有一個方案,到了接近50年後仍然可行可持續,仍然會積存1,600億元,我們的社會是否因為要懼怕更長遠的未來可能出問題,而對今天已經出現了的問題視而不見呢?果真如此,可能政府甚麼規劃都不應該做了。 周二、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