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睇咗當食咗 - 于逸堯
米蘭站得住

2016年07月06日
   

 

我們常常大聲疾呼,說自己是吃飯的民族。米飯的確是我們許多地方城鄉裏的人,世世代代的重要主食。但當一樣東西重點地存在得太久,滲透得太深時,它便可能理所當然得引來兩極反應——有人會對它失去感覺,它就變成了麻木的冷酷現實;有人卻會因為它無處不在,覺得它在自家門內如此超然偉大,必定也是天下無敵且獨一無二。因為在所有人心中,「家」就是世界上最棒的地方。
這種對自己文化的愛,不但無可厚非,更是人間美事。但當驕傲趕走了理智,變成用來區分彼我、定性高下的工具,事情就從此不再美麗了。吃飯的國民,拿自己的習慣來作絕對標準,貶謫其他地方做飯的方法,許多時根本連人家的正宗口味也沒嘗過,便就一副唯我獨尊你們懂個屁的德性。這是我從小到大,屢見不鮮的實況。
說外國人不懂煮和吃米飯,似乎是我們自從被動地與西方交手以來,時有抱持的一種看法。不知是否因為孱弱沒落,被老外欺負得太慘,但見人家槍炮先進無堅不摧,唯有笑他們連飯也不懂吃,來令自己好過點。不懂吃飯,在我們的文化有連人也沒做得成的含意。但不以米飯為主食的,又為何要在意這種嘲諷呢?他們也大可以說我們不懂吃烤麵包的,就連人也做不成。而真正悲劇是,今天的華人世界,心底裏相信不吃麵包不成人的,其實是大多數。
那麼老外真的就不懂吃飯嗎?這井底蛙的想法,在資訊發達的今天完全站不住腳。就拿歐洲為例,單是西班牙和意大利,他們的米飯就可能比我們還要精彩。意大利燉飯risotto,有很多港人就是拿自己習慣作標準,覺得是米沒煮熟。這想法令許多人錯過了risotto的味覺樂趣。
Risotto我個人喜歡米蘭式,以番紅花巴馬臣芝士為主料,有若嫰黃珍珠一樣可人。好的Risotto Milanese不易尋,最近在尖沙咀帝苑酒店「Sabatini Ristorante Italiano」,吃到一個喜出望外的上品。觀摩老外炊米,這不失為一個好的入門起點。
Sabatini Ristorante Italiano:麼地道69號帝苑酒店3樓
查詢:2733 2000


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