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寫於脫歐公投後

2016年06月29日
   

 

投資除了要明白經濟,如果不明白政治、歷史和人的心理,會輸死。人生的悲劇,在於不少政治家,為了追求一種理想或國家版圖,會把活生生的人做實驗。想一想共產主義害死了多少千萬人? 歐盟這個「實驗」,最終又會帶來多少禍患?
 
以歷史而言,把歐洲建成一個大國,是不少國家領袖的夢想,法國的拿破崙試過、德國的希特拉試過、蘇俄的史太林也試過,全部失敗告終。希特拉80年前用子彈不能成功,今天德國用銀彈再試一次。表面上一個5億人的市場,用統一貨幣,工人貨品自由流動,的確吸引;然而與美國的大熔爐政策不同,歐洲有不同的民族、文化和語言,更要命是獨立的主權政府、稅制和財政政策,用同一貨幣,哪有不死之理?
 
很多時要想通一個問題,把問題極度化便能看出一些端倪,英法雙語的加拿大人口不足4千萬,魁北克省多說法語、文化語言上和其他省份的英語格格不入,結果出現過獨立訴求;紐賓士域省捕魚為主、愛德華王子島種薯仔為生,這兩個窮省份因同用加元而忍受因應其他省份經濟盛衰而定下來之利息政策。
 
加拿大之所以長期相對安定,在於人口不算多,更重要是有一個中央聯邦政府,稅制福利財金政策一致。你把人口放大至5億人,省份加至28個,每省政府可有自己的獨立政府和稅制福利財金政策,加上歐盟條例的繁文縟節。點會唔死?
 
歷史告訴我們,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現在可能是太早蓋棺論定,但歐盟發展至今,可能是行人止步、未竟全功。現今世界經濟風雨飄搖,英國脫歐成功這隻黑天鵝,表現出的世代之爭,或許預示美國一般選民對金權政治精英制的厭惡,特朗普選情可以看高一線。若果英美兩大國真的變天,世界經濟前景真是禍福難料!

隔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