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理性看公共財政

2016年06月29日
  • 稅收是政府庫房的主要財政來源。

   

 

熟讀中國歷史都知道,中國是一個文化大溶爐,任何外來入侵者都會被同化。同一道理,我覺得時下較為激進的年輕人,只要走入香港制度之內,亦一樣會被同化。因為他們多數只是有自已的理想,比較單純,完全沒有實踐經驗,單憑一腔熱血向前衝,挑戰現有社會制度,但畢竟無理念、無主張,只是以口號式的要求落實民主。要他們踏進制度之內,就會開始接受洗禮,開始接觸現實,知道政府主要的任務,便是在面對一眾市民不同的要求梳理出一個有較同時為大多數人接受的解決一時序。
 
作為前公務員,我可以講,政府絕對無理由及無誘因去做不符合民意的事情。實情是他們不能同時用有限的資源去處理所有面對的問題,他們每每掙扎去尋找最符合當前情況的最佳平衡點,找出為市民認同的做事先後次序,換句話說,他們會決定分配資源去處理他們面對最廹切的民生問題,所以有一些事情有錢去做,另一些較次要的問題就須要按步就班,靜候資源分配。所以任何時期受惠到的人不會多說甚麼,但未能受惠的人,不滿的聲音便此起彼落。
 
香港政府庫房「好有錢」的想法,植根於很多香港人的腦中,這是因為我們有財政盈餘。很多人不明白何謂公共理財,公共理財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接受年與年間的公共收入與公共支出不會出現以倍數的差異,如以圖表顯示就是由一條連續曲線去串連各年的數值。所以政府會假設收入按年增加某一個穩定的百分比。但實際表現會按年情況有非常不同的結果,例如突然股市大旺或生意興旺,政府在印花稅或利得稅的收入便會大增。這是超乎常態的情況。當然收入可以大增,亦可以大跌,例如股市大跌,或最近的英國脫歐都是不可預測的因素。
 
當然我們見過有一些年度會有突如其來的收入增加,但同時沒有理據去假設以後年度都會有同樣的意外收入。我會稱之為「不義之財」,要用之而後快,否則就會有很多人覬覦,所以我不反對以合理的「派糖」方法將這筆錢解决一些當年面對的短期問題。不過,社會上仍然有很多人不相信政府會有收入大減的一日,所以常常批評政府擁抱巨資而不思用以決解民困,是標準「守財奴」。
 
香港以穩健見稱,確實是全世界獨一無二。大家要想想,香港彈丸之地,沒有自己的資源,就單靠這筆財政儲備,我就寧願政府理財保守了。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