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一國兩制初心

2016年06月15日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期間,談及對「一國兩制」和香港問題的看法,概括為:「勿忘初心,保持耐心,堅定信心」。當中,一國兩制的「初心」就是在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保留香港的特色和優勢,香港人也怕「初心」驟變。有意見認為,本港回歸初期,中央官員強調不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及「港事港辦」,但近年取而代之的論調,是親北京人士反覆提醒港人,中央對香港有直接管治權,與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初心」的理解有落差。這種期望上的落差,令一些港人感到恐懼,甚至因而起反抗之心。
「一國兩制」是全新的東西,沒有實例可循,在香港回歸初期,中央政府對如何實踐「一國兩制」沒有甚麼認識,於是採取寬鬆信任態度容許香港自由發展,向國際社會顯示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成功落實。但經過多年實踐之後,中央政府發現有一些問題,並非如想像般根據其原本方面發展,其中表表者便是所謂「行政主導」的沒法落實。 中央政府便覺得,不能不對香港問題撒手不管,免得香港人心愈飄愈遠,擔心不盡早糾正,日後更難處理。
中央要撥亂反正,所以便出現人大「8.31」決定及《一國兩制白皮書》,講清楚這就是中央對一國兩制的「初心」,並非新鮮事物。我明白中央對一國兩制的「初心」,但這不代表港人普遍認同這「初心」,因為在實踐的過程,由於內地有很多不同的單位,良莠不齊,有時會做了一些破壞一國兩制的事,顯著者如李波事件。這些情況不免淪為別人的口實,對港人的信心自然大大打擊。
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前天也談及落實「行政主導」的具體困難。他是過來人,所以他點題出這個課題是非常值得社會聚焦討論,尋求有效方法去緩和行政立法間的緊張狀態。對我來說,在現時情況之下解決這一個兩制初心引出的問題是有迫切性的。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