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舊物情尋 - 馮俊鍵
平反單反,相機傳話(上)

2016年06月10日
  • 1.SRT Super是Minolta發燒友其中鍾情及推崇的一部。其在美加市場稱為SRT 102,而在歐洲則為SRT 303。

  • 2.1/1,000秒之快門速度,可配合ISO 6400菲林,漆黑將不再面對。

  • 3.快門採用布簾設計,為全金屬的機械中,帶來了一點鐵漢柔情。

  • 4.愛屋及烏,千山萬水才找到相近的說明書。

   

 

每逢6月,總是難悅。京城風雨,雲捲雲舒,透過鏡頭,震撼雙瞳。那些攝影師亡命拍攝的照片,將殘酷的事實放於眼前。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公義之爭,又何需國際品牌的粉底液,去為暴行去塗姿抹粉。


漆黑凌晨,煙霧瀰漫。看真一點,原來是子彈火舌。在城市裡微弱的街燈之下,要拍下墨綠色的坦克,絕對需要大光圈和感光值高的菲林。勇士配寶貴劍,有好嘅攝影技術,都要有出色嘅攝影產品,人機合一,分秒必爭。
我們「血染的風釆」
將攝影變為工作,影風景、影動物、影靚人,或是追訪運動消息和採訪新聞,又或深入戰場,讓人能以祈禱祝福於遠方良朋。所以一部值得信任的相機,背後就是肩負着一份責任,News and Views,而不是利益和金錢。
攝影器材有好多種,現在大細路都有一部。諷刺的是智能電話中的智能只限於電話,對資訊的分析和掌握才是達人。現在乜可以snap一餐,仲有幾多位會特登去買部相機來過癮一番。昔日的全自動傻瓜機、手動又半自動又全自動的單鏡反光機、又或用完即棄及即影即有的funny機,都相繼變為歷史文物,或是封塵。


「你喚醒我的靈魂」
自中一開始,在爸爸手中接過了一部單鏡反光相機,往後數年,一直陪同影風景和影巴士,直到數年前轉用數碼相機為止。Minolta由此成為我生命歲月中的memory,每逢大事小事,甚至往後到數碼化照片,到最後被收購成為了SONY,我都參與一分子。
講番手中的SRT Super,原來是Minolta發燒友其中鍾情及推崇的一部。其在美加市場稱為SRT 102,而在歐洲則為SRT 303。而爸爸用咗一個月人工喪買的,正是原裝日本的Super版。1966年,全球首部TTL (Through The Lens) 測光功能的SRT-101誕生,加上其1/1,000秒之快門速度,可謂技驚四座。於往後數年間改少少的出貨策略後,於1973年,增加了full information viewfinder的Super,大大提高了拍照時的實在感。其指針式內置測光,半按Shutter時指針的區域可讓用家以光圈先決來快速調校快門,技巧純熟的話可謂會百分百中,「漆黑將不再面對」。並且其快門採用布簾設計,為全金屬的機械中,帶來了一點鐵漢柔情。


「媽媽我沒有做錯」
正正由於內置測光功能,機底正需要一粒PX625電池作為推動。無奈電壓1.35V的PX625屬水銀電池,亦早已停產,迫使我將其打入冷宮。幸而及後在西洋菜街,當時仍未執笠的攝影店舖找到轉接器,有如「母親的呼喚」,可將1.5V的LR43電池降壓。但咁啱數碼相機的普及之快,亦叫轉接器從無出動,成了「歷史的傷口」。
當然時至今天, 大部分相片八八九九都是智能手機的即興作品。但可知當年傻瓜機和單鏡反光機市場有如六四之分。可惜時代進步,菲林相機已經不再中用,這「血染的風釆」甚至淪落於街頭攤檔尋寶。明白傳統相機不再值錢,其實寶貴的是其所紀錄的照片。對於在「六月初」才對單鏡反光相機作介紹,在此「對不起,同學,我來晚了!」


馮俊鍵~興趣多而尋究底,愛藏物並擁思人。七十後,舊情尋。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