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Jean-Michel Jarre 電音大師親和力 (下)

2016年06月07日
   

 

玩電音不同一般夾Band,大多數電音人偏愛獨立行樂,埋首於自家錄音室默默創作,一個人跟大量電音器材及電腦互動連線,時而Natural High,時而泛起「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奇想,Jean-Michel Jarre(下簡稱JMJ)也不例外,自七十至八十年代期間,仍以獨樂樂自居,九十年代開放改革,由1995年《Jarremix》邀來不同電音單位玩混音始動,1997年《Oxygene 7-13》繼續發放Remix新能量,到1998年先與小室哲哉在巴黎鐵塔玩只此一夜的Paris Live Electronic Night,再跟Apollo 440為法國世界盃獻上《Rendez-Vous 98》。
這位法國電音大師親和力無遠弗屆,以音樂會友式跟各國親善外交,到音樂圈內備受同行尊崇的大師級地位,從這個《Electronica》系列一呼百應的合作名單,可見一斑;去年首集《The Time Machine》先聲奪人,無論是同鄉三分親的M83及Air、英國Synthpop教父Vince Clarke、Bristol Trip Hop先驅Massive Attack主將3D、美國前衛實驗音樂女唱作人Laurie Anderson、德國電堂級樂團Tangerine Dream……首首喜出望外,擦撞多少電音新火花,正如碟題時光機器所言,JMJ企圖跟自己欣賞的不同電音單位,一起尋找電源之根,載譽而歸。
今年第2集取名《The Heart Of Noise》,JMJ則以意大利未來派實驗音樂藝術家Luigi Russolo,於1913年的著作《The Art Of Noises》為啟發藍圖,將有限變成無限的聲音轉載,所謂的Noise是最早源自十九世紀的機器成果。回看七十年代的JMJ,何嘗不是被列入未來派電音系,如今來到廿一世紀,他亦嘗試回到近一百年前,探索尋找當代的未來派是甚麼回事,真的回頭已是百年身?
首先,由法國Techno電音人Rone參與的《The Heart Of Noise》兩部曲揭序,Rone延伸去年《Creatures》專輯的配樂氛圍手法,Part 1合力創造一個盤古初開的音樂影像,Part 2萬物靜觀皆自得的演變體會,皆令人聯想起Terrence Malick《生命樹》影音互動,到Pet Shop Boys《Brick England》緊接登場,你可能有感PSB妹仔大過主人婆,生招牌編唱完全騎劫JMJ的原音風味,實則JMJ卻樂此不疲,提到未來派之論,PSB於近年先後發表過 《This Used To Be The Future》及《Memory Of the Future》,前者跟八十年代的未來派掌門人Phil Oakey共同分享,簡單一句「阿們」已灰得沒話可說。
實在,是次《Electronica》計劃,對JMJ最破格莫過於在Song-Oriented的玩創大不同,一直以玩電音純音樂為主,甚少出現有歌唱主導的流行曲式,所以,當遇上如PSB如此強烈個性化的電音單位,少不免自動調節融會貫通,也無需計較誰比誰出位,正如跟Gary Numan《Here For You》展示的一冷一熱卻水火相容表現,完全入型入格,又或Julia Holter《These Creatures》天使凡音配簡約電音,回歸JMJ早期的未來派風範,美不勝收,至於《Swipe To The Right》就更似為Cyndi Lauper度身訂造的八十年代流行曲風,也是整個《Electronica》系列最傾向主流大熱之作。
論話題性,找來Edward Snowden獻聲於《Exit》是焦點所在,JMJ巧妙以Techno玩快慢變奏,諷刺大數據時代的高速資訊生態,當慢活下來之時,Snowden才出來向大家發言,對科技意識與個人生活之間的覺醒提示,未來就是身不由己嗎?另外,將Primal Scream《Come Together》的Sample重建JMJ式的Techno舞曲新變奏《As One》,效果強差人意,只淪為很過氣的混音手法,當然,如果背後跟《Exit》人與電腦互聯網的Together As One相關又另作別論。
個人而言,全碟至愛是Sebastien Tellier參予合作的《Gisele》,重拾七十年代Synthpop好時代,Lead Syn主調鏗鏘動聽,節奏爽快,副歌轉入Sebastien典型的Lounge過門不失浪漫本色,跟PSB今年新碟單曲《The Pop Kids》內的《One Hit Wonder》同出一轍,願電音美麗直到不能,期待繼續會發生。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