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90後在金融界成功須父幹嗎?

2016年06月07日
  • 香港金融圈無奇不有。(資料圖片)

   

 

友欄《免費早餐》多次提及,年輕人向上流的情況,解釋了到底我哋呢一班80、90後廢青的上流機會如何,那麼到底我哋係咪成功須父幹?我自己有多番體會。
坊間最common的批評是,人力資源食價,唔肯俾高人工的fresh graduate,又或者係「老屎忽阻住晒」之類的論述。
我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法資大行做,那陣子有一種叫VIE的保障法國當地大學生的政策。以我所知,即使大家的工作性質相同,只是我睇Asia Pac,佢睇Indonesia咁,但人工可以相差5倍,而且晉升階梯也比我哋這些金融本土派明朗,後來我就離開了。
大學生的畢業工資的確很久沒有上升過,輸通脹也輸死了,不過,客觀來講,大學生的供應也是比之前多,到底而家個市價係咪一個合理均衡,真係要交俾學者去處理。
人力資本決定了勞力市場的價值,如果要將這個價值發揮到淋漓盡致,你要有一個獨市、monopolize的技能。張五常經常引用的例子就是鄧麗君的歌聲,金融圈要發圍,自己都要有自己一套。
都係嗰句,識人點都好過識字,要做刁,首要就係識老闆,有network,專業知識當然要有,但都只係其次。我自己的專業技能係對listing rules、 takeover code同股票案例的理解和分析,當然也因為傳媒關係,累積到一些network去發展,這算是獨有的。
至於坊間最流行的CFA、FRM,我見很多朋友都有去考,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我是肥了兩次佬。第一次裸考,第二次也無去,這也算是人力資源投資的一種。不過,從上市公司角度去睇,考了無大用,CPA會更重要一些,但很視乎你係金融圈做咩範圍。
以我所知,除了「成功須父幹」之外,也有「成功須被幹」。我認識的朋友圈中,也有靠身體去換取金融圈的地位和利益,我自己就無乜道德批評,因為金融界只有利益和錢,沒有是非對錯,別人犧牲只需對自己負責,我哋旁人也不能多插嘴。
不過,我聽過最離譜過分的是,有一位月薪8萬元的上市公司執行董事,本身也是靠這條路上位,正職原本是在Subway整麵包,所以話金融世界真係無奇不有。我的董事酬金跟她相差幾倍,所以我是金融界的真.廢青。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