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箍頸能爭取到民主嗎

2016年06月06日
   

 

八九六四廿七周年,支聯會依舊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晚會,點燭光,唱唱歌,播放當年片段,找一些民運人士講講感受,但今年跟以往不同的是支持香港獨立人士首次出現在晚會台上,試圖搶咪並大叫「我哋要香港獨立」及「唔要建設民主中國」口號,但他們還未爭取到集會人士支持之前已被支聯會糾察箍頸將他們拉下台。
 
當晚大台是支聯會的,他們怎樣自由地建設及維持晚會大台運作,當然明白他們有最終決策權,但真的有必有用箍頸這個方法把別人拉下台嗎?還有在facebook看到一些片段在他們衝上台之前,他們跟糾察早已互相追逐,甚至大家都有動手的情況出現。
 
有人批評六四燭光晚會是「行禮如儀」,但同時亦有人說就算是行禮如儀也不是一件壞事,說甚麼禮儀本身有自己的目的、意義和想達致的效果等等。那我想問,支聯會糾察在台上用箍頸這方法把異見分子拉下台也是支聯會想要達到的效果嗎?不然又怎會容許自己人使用這些暴力?把異見分子的消滅了就等如無事發生了嗎?你可以說他們先撩者賤,但以暴易暴是唯一方法嗎?
 
去年有人手拿中華民國國旗你們命令他們收起來,又說他們「節外生枝,搞事」及恐嚇他們不收起就對他們不客氣,今年更變本加厲。箍頸是建設民主中國的必需元素嗎?你們在晚會裡的一言一行,每一個小行為正正反映著你們的政治禮儀,正正反映你們對民主,自由,和平有多堅持。
 
支聯會啊,上年口角,今年動手,那下年你們又會用甚麼方法來維持你們想見到的晚會景象呢?
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