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健吾
喝酒的錯

2016年06月03日
   

 

佐保さん,哈哈哈,我的學生都說,到了日本後,都變成了會喝酒的人。你知道嗎?香港的大學跟日本的大學很不一樣。日本的大學生,談一點小戀愛,有一點親密的身體關係,喝一點小酒,就算做一點大膽的荒唐事,只要會好好的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情打點後果,大家都好像比較傾向接受大學生會做一點白痴事。就像我的朋友,傳我哈佛大學一年兩度的試前裸跑,男男女女,中西歐亞,全都裸體跑一圈。我的朋友都說,中國的父母真是冤大頭,付花碌碌的鈔票,把孩子養大,給人家看光光。反之,香港的大學生,大學四年,只顧讀書,只顧打點自己的履歷表。入大學前會喝酒,會社交者寡。

我一直很贊成我的學生在日本時,學一點家長眼中的小心機壞念頭:喝喝酒,看看不同的世界,絕對是好事。我的老闆,曾叫我的學生在安全情況下,去參觀一下時鐘酒店。有些事情只在書中看,不會有甚麼感受,用自己的經驗,步履去體會,才有另一番感受。結果,我們的學生都學一身好工夫回來。女同學到日本生活一年,發現不打扮化妝,就連上街都會變得很「怪」,所以都學會一身好化妝手藝回來。而男生,有不少都對酒有多點認識。雖不至於人人變成酒鬼,但至少不會以「我不識喝酒」而覺得自豪。佐保さん,吃驚了吧?香港不少大學生,好像都以「我不喝酒」而自傲的,彷彿愛喝酒或會喝酒的人,都是社會的壞分子,黑五類一樣。而我從來也不期望,大學生很會喝酒。
 

一個人悶了就想喝一點酒
我是甚麼時候才會開始對酒有興趣呢?大抵都是在日本的時候,一個人,悶了,就想喝一點威士忌,或是啤酒。人倒是很容易受電視影響的。很多時候上完學,或完成了工作,回家一個人看電視,就會看到廣告,都好像是日本人犒賞自己的方法。學著學著,都開始喝不同味道的單酒、梅酒、燒酒。後來,到東京幫朋友打點事情時,他們都會帶我去喝不同類別的燒酒。好像以前都不會喝的本格燒酌,百年孤寂、天使的誘惑、森伊藏,都是跟不同的朋友去喝才知道,天外有天,各式各樣細膩的味道,酒的味道,酒的質感,是甜的?辣的?是順的?還是留在喉頭長一點時間的?有後續味道(after taste)嗎?After Taste會轉變嗎?這些,都是我在日本的時候學會的事。

為甚麼香港人不特別愛喝酒呢?是因為他們都覺得喝酒的人都壞嗎?還是電視劇中的男人,不是喝醉酒就打老婆,就是在喝過酒後(順道是雷雨夜),欺騙無知少女的初夜,搞得無知少女都懷孕而不認帳,令人覺得喝酒都有問題嗎?

基於喝酒好像是一件很壞的事,我發覺不少香港人的酒品,都不特別好。我的朋友在吃潮州菜的時候,看到一個發酒瘋的伯伯,酒過三巡,拿著一支三蒸,大聲的說:「如果你知道我係邊個你就唔會咁講嘢啦!」如果,我的朋友也在瘋狂的跟他玩,開了面書直播給大家看,看看這位叔叔的酒狀。也有朋友曾經在喝酒後,對另一個朋友一次過將她心中所想的怨氣說出來,把自己不能成婚的原因,歸咎她的朋友每次在她跟任何人交往的時候,她的朋友都說結婚後的負面狀況,或是用各種方式否定她在交往中的對象,而令她年過四十仍待字閨中。我這等花生客看在眼內,當然不當一回事。只是,看著他們兩個成人,歲數加起來都可以拿長者卡了,女的借發酒瘋去說自己心中不滿,把自己人生的不如意歸咎自己的朋友,也能深深感受香港人的酒品之壞了。

在香港有「喝酒文化」前,我們又應該介紹那麼多酒嗎?還是我們都只是私底下喝,把那些二線的,不算好喝的東西,寫成「現在日本都流行喝這些」,賺盡了香港人的錢之後,真正好喝的,就收起自己喝好了。反正,香港人喝酒都是求醉。真正會欣賞好酒,理解酒藏的歷史和深度的中國人,就更少之又少。有些事情,多喝兩杯,大家就會明白了吧……

本文作者:健吾(kengoreads@gmail.com / www.facebook.com/kengopage)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