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佐保暢子
酒樂無疆

2016年06月02日
  • 日本傳統的菰樽酒桶。(資料圖片)

  • 老居酒屋的日本風情。(資料圖片)

   

 

健吾さん、你喜歡喝清酒嗎? 你在日本生活的時候,你應該看到了不少酒鬼吧。來日本留學的學生當中,有些學生學會日本的喝酒文化而變成酒鬼? 真不好意思,日本就是這樣的地方。清酒有好多故事可以講,其樂趣不單止在於酒及酒餚,也有很多讓人迷上的背後故事。
 
日本酒按照材料、釀造或蒸餾方式、榨取方式等等分類到好多種。書店有不少學習這些基本知識的書籍,也有學校發給有關清酒的資格。最近,不少外國人都學習日本酒的知識,在日本國內外舉辦清酒講座。香港都不例外,我見到不少對日本酒造詣不淺的香港人。我真佩服他們。有這些知識,喝酒時候更有趣。
 
今春我去了一趟京都,順便到訪了伏見。伏見是日本清酒的主要產地之一,那個地方擁有悠久的歷史。春季可喝到剛榨取來的新酒,我到了伏見的老酒莊之一富翁的北川本家。直接到訪酒莊的樂趣是可在店內邊試飲邊跟老闆聊天。這家超過三百年的歷史,但老闆說,當時的政府(江戶幕府)採用了釀酒發牌制度,向酒莊開始徵稅,他們把拿到牌子的年當作創業年而已,實際上,他們釀酒的歷史更久。聽說,在日本首次登場酒稅是13世紀的時候。據說,日本是最早採用酒稅的國家。

 
 
江戶人每人一年喝36公升酒
清酒和酒稅的故事都也有趣。在江戶時代,首都江戶(現東京)的人口超過一百萬人,每年消費50萬至80萬個酒樽。當時的杉木酒樽裝72公升,所以江戶人每年消費3,600萬公升,簡單計算出來,就是說,每一人在一年中起碼喝36公升,相當於每個月3公升。在現代的東京,每一人的平均年間消費量為5.7公升(只喝清酒)。現在喝得最多的是日本的新潟,但每一人的平均年間消費量為11.9公升。打敗江戶幕府而成立的明治政府都靠日本全國的酒莊及酒鬼,當時,政府的主要財源還是酒稅,一時財政的四成多,日本跟大清及俄羅斯打仗都靠這個酒力。
 
現在日本財政的主要財源已不是酒稅了。不過,這不是意味著現代的東京人沒有江戶人那麼多喝酒。其實,清酒已被啤酒代替而已,現在東京人的平均年間啤酒消費量超過36公升。包括其他酒類,日本全國的的每一人平均喝酒量是82.8公升,還是喝得不少。酒量比江戶時代的日本人更多。不過,酒莊一直減少,45年前日本全國有3,533家,現在已少於1,700家。雖然最近日本國外日本酒紅起來,日本國內的清酒消費量不停下降,繼續尋找生存方法。

 
 
見清酒牌子知居酒屋風格
我回東京後的幾年裏,我幾乎每晚出去喝酒。我喜歡去老居酒屋。日本傳統酒吧的氣氛令我感覺很輕鬆。東京的老居酒屋可能沒有香港的日本餐廳那麼體貼客人,因為他們提供的酒牌子不多。只有一兩種清酒的店都不出奇。在外面的牌子上,也可見該店所推薦的清酒牌子,可是一看牌子酒知道老闆的出身地。或者看他們的酒譜,就估到老闆是哪裡人,還有他如何講究清酒。清酒可當居酒屋的招牌。
 
位於中目黑的一家老居酒屋,我從小經過多次該店店前,可是回國後才有機會進去坐下。老闆是已故著名劇作家的親弟弟。他有有時脾氣不太好的太太,基本上由她來打理店內的所有事,火爐前站著的是很溫柔的大兒子,他負責燒烤,他燒烤的東西很好吃。還有一位打工的福建人(好像他已不做了)。老闆娘有時發脾氣,店內的三個男人就團結起來對抗她。她看見三個「小男人」敢得罪她,馬上就找女酒客援兵。那時候,店內就變成喜劇劇院。我喜歡邊喝酒邊看那場「爆笑表演」。
 
我每次想起該店就想起那家店所推薦的清酒的味道。那個酒是山形縣樽平酒莊的住吉,特地有杉木的香味及顏色(因沒有過濾,所以留下原酒的顏色)。這是老闆老鄉的酒。現在杉木酒樽差不多消滅,很少有杉木香味的酒。該酒莊堅持原味,繼續使用杉木酒樽保持傳統的味道。江戶時代的先輩酒鬼愛喝的味道,在那裡我終於嘗到了。
 
喝酒的時候,欣賞居酒屋的氣氛,傾聽老闆及酒莊的背後故事,酒的味道就會與別不同。當然,每個人有自己的喜愛,也有人會堅持自己的喝酒方式。我的做法就是這樣,清酒也好,燒酎也好,其他酒也好,親自到有趣的居酒屋或直接到訪酒莊,通過酒跟老闆聊天,很有意思。健吾さん、你有興趣,下次我帶你去喝酒!


本文作者:佐保暢子(綽號沙河粉)/1995年來港出任香港御宅必讀的《香港通信》月刊記者,十多年在港日媒體界飄泊,現為負責編製電視節目以及雜誌的「自由媒體人」。(sahoreads@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