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愛要說出口

2016年05月30日
   

 

老夫老妻鬧離婚。女人說,厭倦了你的一切。衣服亂丟、睡覺扯鼻鼾、一身臭味。男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幾十年來,不都如是,忽然受不了,怎可能?男人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好無辜。
女人畢生千依百順,為了一頭家。照顧子女是首要任務,自已的需要、喜惡,擱在一旁。如今,仔大女大,是時候找回自己的生活。跟好姊妹相依為命,閒時上興趣班,拿著養老金輕省地生活,人生怎麼自在怎麼過,不用配合枕邊人,倒落得輕鬆。
表面看來,《嫲煩家族》想講的,就是這種傳統日本女性忍辱負重過後,尋找自己一片天的故事。但看真點,你知道,它要講的,其實是更簡單,卻又更無幾人做得到的──愛,要說出口。
寫作班那條線,很有趣。令嫲嫲甘之如飴的,其實不是寫小說的滿足感,甚至不是編劇刻意營造的曖昧錯摸。女人要的,是感受自己多麼特別。在老師讚賞、同學讚嘆中,重新找回受重視的感覺。小說中那個早逝的老公,多多少少幽了男人一默。習以為常的婚姻,其實跟死老公無分別。
女人要有被愛的感覺。被愛,遠勝生活上的輕鬆。被愛,可以戰勝所有刻苦。「我只想說,這些年來,能夠跟你一起走,被你照顧,真的很好。」忍了一世,連離婚書都準備好了,不能再堅決吧。男人自己也想不到,幾句心底話,就令女人把離婚的想法,一秒間當粉筆字抹掉。
而表白愛,其實又不限於夫妻間。一家人的愛,也彰顯於遇上問題時,四四六六搞定它。劇中最重要那一句,出自旁觀者清的準媳婦之口:「能夠一家人坐下談論問題,已經是一種福氣。」
愛要說出口,幾多歲都一樣。最理想的家庭關係,不是從不衝突,而是總有辦法,床頭打交床尾和。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