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此心安處是吾鄉

2016年05月23日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想講的,其實是愛回家。
《查寧十字路84號》的浪漫,早已絕跡於紙醉金迷的城市。凡人如螻蟻,流落異鄉,營營役役。陪賭的她,賣樓的他,日子天天拉扯過。沒有心靈雞湯,只有心靈水泡。一本陰魂不散的小說,是空虛內心的投射。寫信到書店地址,不知有沒有人會收,搞不好就是貪圖寄一封無人看的信,就像對着隱蔽樹洞,讓心事傾瀉而出,說了就好。
那個一直跟你寫信的人,那份跟某個人微妙地連繫一起的感覺,其實不是愛情,而是比愛情更重要的心之所安。
男人和女人都渴望跟甚麼聯繫,卻又缺乏安全感。女人次次遇人不淑,卻又按捺不住,像海鷗覓食般,一頭栽進一段關係,損手爛腳離場。男人總是無法跟身邊人維持關係,甜美的異國洋妞,於他,不是家。反而為老華僑夫妻奔走,起初只為做生意,後來卻更像一家人的相處。老伯伯時而咏吟古詩,都是「此心安處是吾鄉」之感慨。
如此想來,《不二情書》跟第一集的《北京遇上西雅圖》,雖無情節上的連繫,但講的,都是天涯漂泊的心,對歸宿的嚮往。上一回離鄉別井生小孩的小三,和失婚失業的單親醫生爸爸,所求的,不過是一個平凡安定的家。這一回男人和女人想要的,只是不用跑數的一口安樂茶飯,以及身心崩潰之前的一點情感依靠。最後,他們都在殘破的現實中,84號查寧十字架路上,找到了。
我喜歡這樣的續集。一樣的主題,一樣的演員,故事卻是全新的。一樣令人感動,一樣心有戚戚然,卻多了新鮮感,也更蕩氣迴腸。倒是有些續集,強行延續舊故事,唔湯唔水。從來,精彩的創作,不宜乘勝追擊,只宜見好就收。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