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受訪者也是免費義工

2016年05月23日
   

 

看到副社長那篇《報館老總=免費義工》的專欄文章,說老總們常常以「恆常性義工」出席公關公司的活動場合,而且老總們出席與否正正反映出公關公司的辦事能力,嚴格來說,老總們就是公關公司的生財工具。這篇專欄令我想起另一個比老總更「恆常性義工」的角色:受訪者。
幾乎每一個傳播媒體都會有專題報道,記者或編輯定時定候會發掘一些對社會大眾來說比較特別或比較有啟發性的人物或故事題材作深入專訪,除了豐富內容來吸引讀者之餘,專題訪問其實也能凸顯報章的性格或對特定議題的態度。而以人物訪問為例,一般深入訪談如果是紙媒的話大概最少都需要兩三小時,若然是電視台以半小時節目為例的話,訪談時間可以由一整天到一星期或更多時間,有時候為了遷就訪問,還要把工作時間重新再安排。
我自己亦接受過不少人物專訪,每次訪問不但跟他們一樣付出時間,付出汗水,訪問前我也像記者一樣要預備好內容。我記得我曾經問過一些編輯記者,我也跟他們一樣為這篇報道付出,而我更是內容提供者,我還要自費車資去受訪場地,點解我唔可以跟攝影師,收音師,燈光師,記者你們一樣得到酬勞?
我記得有些記者很快就跟我打圓場說,「你嘅分享可以啟發好多人吖嘛,就當為世界做點好事啦,麻煩你喇。」當然我亦聽過好幾位記者同我咁講:「係㗎,不嬲都係咁㗎啦,而家我訪問你,俾版位你曝光,俾你宣傳自己,你知唔知我哋一版全頁廣告要幾錢呀?你賺咗好多㗎喇。」是我主動要貴刊幫我宣傳我自己嗎?還有在訪問我的記者、攝影師也不是在為世界做點好事才訪問我嗎?何解你們又可以一邊做好事一邊得到回報呢?為何香港的受訪者永遠只有分沒有享呢?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