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佐保暢子
不必要高尚

2016年04月29日
  • 外界一般都會透過新聞報道得知災區的最新情況。

   

 

健吾さん,每次發生大災難的時候,好多「很有公德」的網民忙於「不謹慎獵り(Fukinshin-gari)」,他們彷彿是在網站忽然出現的「獵人」,有甚麼「不謹慎」的人,馬上就去「獵捕」。熊本地震都沒有例外。
被攻擊的都是名人。但,那些名人本來已是毀譽參半,是沒有災難都會受到各種批評的。比如說,藝人紗榮子平時都對於她的金錢和異性關係受到關注,這次她跟新男友ZOZOTOWN的創辦人一起捐了款,然後她在Twitter上登出500萬日圓的發票宣布「我捐款了」。不少網民就反應說「不用再炫耀啦」,反而親身到災區低調炒飯給災民的中居正廣等藝人被讚揚。總之,紗榮子、中居都幫了災民了。誰比誰高尚的討論只令人無奈。不過,大眾變成情緒化,難以維持理性言論。
我想,最怕這種大眾情緒的是日本媒體。尤其是電視台,在熊本地震發生後自主限制播放搞笑節目,亦停播可笑的廣告,以便表示「謹慎」的態度。可是,實際上,受到最多批評的還是電視台。
你所寫的那樣,理由是,湧到災區的記者們在災區吃給災民的便當,直播工作人員插隊加油,派遣直升機騷擾避難所,甚至做現場報道都受到批評。 

 
讓藝人演出新聞節目爭收視
你說得對,主要原因是爭收視。高收視新聞節目,幾乎都由沒有受過新聞學教育的人監製,讓藝人演出新聞節目來爭收視。雖然日本的電視台停播娛樂節目,可是新聞節目本身已變成娛樂節目。記者成為新聞故事的主角了,哭訴苦況的災民、排隊領食物的災民、不少悲慘的場面就為新聞報道加不少視覺效果的配角。災民對此感到不滿,觀眾都覺得不妥。可是,有人看就維持高收視,真無可救藥。
其實,大家需要通過媒體的報道了解當地到底甚麼。所以每次遇到災難,記者都非常之辛苦。隨時要駕車到災區,徹夜工作。前線工作人員並不搞娛樂。沒有他們,我們就得不到那麼多災區的消息。可是,他們的堅持有時候會導致不必要的慘劇。1991年,在長崎縣雲仙岳火山爆發時,電視台和報紙的攝記被火山碎屑流吞入而燒死。當時都收視競爭很激烈,記者冒險進入了危險地帶。收到有人進入山上的消息而前往山上的當地消防員及警員都死了。當時,不少人認為記者在就證明該地安全。可是,記者只是忽略學者警告,輕看天災而已。當時,媒體加害災民的程度,比搶吃災民便當嚴重得多。有此事件以來,日本媒體在災區的報道謹慎得多了。
媒體成不了高尚,也做不了英雄,都無所謂的。

 
停播娛樂節目引起爭論
停播娛樂節目都受到質疑。前活力門的創辦人堀江貴文都批評日本社會的這種氣氛,他說,電視台過分自制,只阻礙災區復興,停播娛樂節目都沒有用。他的言論又引起了爭論。來自東北的女演員渡邊Eri(她都是經常上新聞節目而發表她自己意見的藝人)反駁堀江而說,堀江不了解災民的感情,在災區的生活很艱苦,傷害災民的心情。
他們倆都為了災民講話,可是永遠格格不入。按照渡邊,停播娛樂節目就可安慰災民,大家要一起度過最困難的時候,非災區的人都要一起忍耐。堀江嫌以感情談災區,為了盡快恢復他們的生活,其他人要堅持平常生活而幫助災民。實際上,有位熊本災民在Twitter上投訴「熊本災民連啤酒都不能喝!?」 有些災民討厭非災區的人們為了安慰他們忍耐喝酒,卻勉強災民都要忍耐喝酒。非災區的「美德良心」有時候會困惑災民。災區沒有啤酒,就非災民都不敢喝,還是災民沒有啤酒喝,就把啤酒送給他們。你選哪一個?
網絡發達的現在,電視不是唯一可傳播災區情況的媒體了。災民可以直接上網求救,這樣做比靠記者快得多。的確,網絡上有不少幫到災民的媒介平台。比如,Amazon日本這次都在網上特設求救網頁,災民寫進需要的東西,志願者付款,此貨物立刻就送到災區。是不是比新聞報道更有效地協助災區? 
我想,新聞報道的主要工作是盡快把災民的聲音及有關災區的正確情報快速傳播。這是最基本的工作,屆時,不用成高尚,也不必做英雄,甚至不用討論誰比誰高尚,誰明白災民感情多等等。因為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往往忘記災民的存在。

本文作者:佐保暢子(綽號沙河粉)/1995年來港出任香港御宅必讀的《香港通信》月刊記者,十多年在港日媒體界飄泊,現為負責編製電視節目以及雜誌的「自由媒體人」。(sahoreads@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