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鈺成其事 - 曾鈺成
反撥作用

2016年04月28日
   

 

陳鄧二公繼續吃花生吹水。老鄧面前的花生殼明顯比老陳的大堆。
陳:老鄧,假如明年我和你都去競選行政長官,我們現在會做甚麼?
鄧(繼續剝花生):神經病!
陳(不理會鄧的譏諷):不管是誰,如果決定參選行政長官,就要採取一切行動壓倒可能出現的對手,不放過任何機會提高自己的勝算。第一個戰場就是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你會怎麼做?
鄧(沒好氣):神經病!你自己研究吧,我沒興趣跟你爭!
陳:如果你來自反對派,我根本不會把你看做對手。但如果你和我都是建制派中有機會成為特首的人選,我就不能讓你在選委會裡拿得比我多的支持票。
鄧(忍不住):這和立法會選舉有甚麼關係?
(陳故意不答,低頭吃花生。半晌,鄧若有所悟。)
鄧:你是說立法會議員將自動成為選委會委員,所以……
陳:不僅這樣;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跟選委會的界別選舉關係密切;一個界別的輸贏,注碼不光是立法會的一個功能組別議席,更重要的是界別的十幾個到幾十個選委席位。如果我要爭做特首,我一定要組織我的支持者去經營各個功能組別,先戰立法會,再取選委會。
鄧(皺眉):如果我和你都是建制派未來特首候選人,我們各派自己的支持者去爭奪每一個功能議席,豈不會讓反對派漁人得利?
陳:如果要和我爭做特首的是你,我贏不到的選委席位,寧可落入反對派手中,也好過讓你拿去。
鄧:不可能這樣想吧?這是大是大非問題啊。
陳:是嗎?想真點:在行政長官選舉中,兩個建制派候選人的互相攻擊,為甚麼比他們對反對派候選人的攻擊要狠毒得多?
鄧(搖頭):倘若反對派多佔了立法會議席,誰當特首也沒運行。
陳:權位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國之後;顧不得那麼多了。你現在起碼應該明白,未來特首候選人一定十分關注立法會選舉的結果,並且會想盡辦法影響這結果,令它對自己最有利。
鄧:這麼說,立法會選舉和行政長官選舉之間的關係,不但前者影響後者,後者也會影響前者。
陳:教你一個名詞:明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反過來影響今年的立法會選舉,這叫做「反撥作用」。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