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如何處理學生自殺

2016年04月18日
   

 

這陣子有一些學生找我,說他們有自殺念頭,他們知我有寫遺書有幫人設計身後事,所以希望跟我對話。我曾嘗試引用衛生署一些建議,他們跟我說不要說廢話,反問我在這現今的社會裡,尤其是香港,到底有多少人沒感到絕望無助、除了金字塔頂端1%的人有哪一個不曾感厭世,只是他們面對厭世的方法是苟且偷生,選擇跟隨世界步伐甘願被世界操縱。
 
可能我不是專業人士,也或者他們已經太多面對專業人士的經驗,衛生署的建議他們全不受落。最終我也決定用回自己相信的方法,就是讓他們直視死亡。
 
我跟他們說:「你未必有婚禮,但一定有葬禮。若你們去意已決,那你們好應該證明你們尋死不是為了逃避責任,好好為自己安排所有身後事,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責任。有選擇過棺木嗎?哪一款?你知可以有陪葬品跟你陪葬嗎?你又會選擇甚麼放進你的棺木裡?還有你化唔化妝?出殯時需要為你著內衣褲嗎?親朋戚友給你的帛金應該怎樣處理?跟你一起火化嗎?火化後的骨灰呢?叫阿媽排龕位?還是花園葬或海葬?到時你想哪一位親人為你按下那個送你去火化的按鈕?他們目送你火化前的一刻,你會想跟他們講些甚麼跟他們永別?」
 
最後我跟他們說你們自殺與否,我控制不到亦沒權利去控制你所思所想,我倆素未謀面,你死你事,最多我只會覺得你的舉動貶低了死亡的意義,因為死亡對我來說從來都應該是光榮的。死亡,不是逃生門。人一生,應該做自己該做的事,死亡臨到身上是因為他們完成了該完成的使命,所以當死亡找上門也是應該慶賀的。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