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漢能小股東可死心?

2016年04月13日
  • 漢能去年蝕逾122億元。(資料圖片)

   

 

去年漢能薄膜發電(566)股價急升時,拙作《淺談漢能薄膜業績》已提到儘管2014年營收和純利增加,但整體經營溢利率下降,加上聯屬公司應收帳逾期問題嚴重,質疑接近70倍的市盈率(以當時股價6.98元計)能否維持。言猶在耳,豈料股價在去年5月20日突急瀉至停牌,以收市價計跌47%。按當時每股盈利10仙計,停牌前市盈率仍有39倍。來不及離場的投資者或許認為爛船都有三斤釘,只要復牌還有仇可報。怎料證監會加一腳勒令漢能停牌,究竟何時復牌是未知之數。若對漢能仍存一絲奢望,相信現在可死心,因2015年業績由盈轉虧勁蝕122.34億元。因與母公司關聯交易大減,收入瀉70.7%至只有28.14億元。
按管理層解釋,虧損巨大主要是商譽、無形資產和固定資產的減值。論影響商譽減值為最大,金額79.15億元,即將資產負債表中商譽全數撇除。唯一慶幸是當年收購是以股份和可換股債券作代價,即用「街外錢」找數,無論收購還是撇帳都不影響漢能現金流。相反股東可慘了,特別是高位接貨的。當年已有人質疑商譽太高,因購入的資產淨值僅3.68億元,僅佔代價4%,其餘96%溢價需視為商譽。此外,去年還為無形資產和固定資產減值分別9.7億元和7.7億元,加上出售附屬公司的1,149.9萬元虧損,特殊開支共96.67億元。
一般來說,特殊開支是一次性,未來幾年不再出現,特別是商譽已減無可減,將來不怕再有巨額虧蝕吧?瓜瓜對這說法有點保留,因在36.96億元貿易應收帳中,25.97億元來自母公司,逾期6個月或以上有17.1億元。來自第三方客戶的13.09億元應收款,逾期逾6個月共8.17億元。應收合約客戶帳款累計29.31億元,全數與母公司有關。雖拖欠嚴重,但漢能只肯為第三方客戶的2.1億元欠款做減值,與母公司相關的拒絕撇帳,故核數師已出具保留意見。若母公司日後無法償還欠款而須撇帳,業績將無可避免再受重創。
就算不計這幾筆呆帳,漢能業務根本入不敷支,撇除特殊開支稅前虧蝕24.21億元。只看經營溢利,不計財務和其他費用,漢能虧損15.63億元。因收入大減但費用大增,特別是行政費用急增104.7%至18.44億元,分銷費用勁升250.9%至6.29億元及研發成本增60.6%至8.25億元,單是這3項開支已花32.98億元。但收入大跌逾七成,毛利率降8.5個百分點至48.8%,毛利減75.1%至僅13.73億元,賺到的毛利不足以應付開支。
生意減為何開支仍升?管理層解釋年內未有向母公司交付生產線,但進行大量準備和研究工作,產生一定開支。雖說虧損來自資產減值,全屬非現金性質,對經營現金流不構成影響。但巨額虧損令股東應佔資產淨值減63.6%至僅74.47億元。若按去年12月底股數417.47億股計,每股資產淨值減63.7%至僅餘0.18元。因收支不平衡加上存貨增257.8%至23.58億元,及應收帳回籠太慢,手頭現金由2014年底的30.57億元減至去年底僅4.48億元,減85.4%。儘管漢能流動比率(流動資產除以流動負債)仍有3.2倍,但存貨及應收帳款佔流動資產達76%,實在令人擔心。有趣問題,若漢能短期能復牌,股價將是多少?來個大膽假設,按停牌前股價及2014年12月底每股資產淨值計,當時市帳率約7.9倍,假設此比率不變並以去年每股資產淨值0.18元計,得出股價是1.42元,較停牌前減63.7%。當然目前業績能否維持近8倍市帳率是後話。面對這一份業績,漢能小股東還能不死心?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