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方兄未哎 - 方保僑
因果循環的十年

2016年04月12日
   

 

獨立製作電影《十年》奪得2016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引發了一場香港電影業界的大風波。有電影公司老闆認為《十年》未夠資格成為金像獎最佳電影,也有人認為政治綁架了獎項,政府甚至破天荒地沒有派任何官員出席金像獎頒獎典禮,大家在恐懼甚麼?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在頒獎前發言說:「羅斯福總統講過一句說話,『我哋最需要恐懼嘅,係恐懼本身』」。香港是一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當然也保障藝術創作的自由,今次電影創作的題材雖然敏感,電影不能在大陸上映是可以理解的,但當這股壓力來到香港,香港電影人有創作的自由,香港觀眾亦有選擇的自由,這正是一國兩制實行多年以來,一種河水不犯井水的模式,如果香港人的自由被剝奪,一國兩制便會徹底地崩潰,也正是《十年》觸動香港人神經的主因。
更無知的是,不斷有人說《十年》獲獎是政治綁架了專業,杜琪峯卻站出來說,香港電影金像獎已經舉行了35屆,這一行這麼多導演,這麼多資深的製作人,誰人夠膽騎劫金像獎?我覺得作為一個理性的香港人,縱使你如何不認同該電影的拍攝技巧甚至是政治意識,也應該尊重大會評審的決定,而不是輸打贏要,更威脅要改組甚至退出金像獎等等,此等言論只會貽笑大方。說到改組金像獎評審,如果一眾電影公司老闆不滿現在的「小圈子選舉」,下年不如來一次「我最喜愛的金像獎電影」全民公投,看看結果合不合乎老闆們的心水?
逢周二、三刊出。http://www.francisfong.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