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鈺成其事 - 曾鈺成
時飛似箭

2016年04月11日
   

 

最近看到一篇針對特朗普反全球化言論的文章,標題是Nothing can Trump globalization。其中Trump一字玩了一個pun(一語雙關):既是特朗普的名字,也可解作打敗、打倒(trump是「王牌」,用作動詞,即「出王牌」),所以標題可解作「甚麼也不能打倒全球化」。
 
英文的pun是頗常見的文字遊戲。看看這兩句話:
Time flies like an arrow. Fruit flies like a banana.
第一句話,你大概會理解為「時飛似箭」,是說時間過得很快。那麼,第二句你是否會解作「果飛似蕉」?這話或許會令你想起某些立法會議員,但一般人聽起來,會覺得摸不著頭腦。
這句話其實有一個不同的、較有意思的解法:fruit flies 兩字合起來,是果蠅,一種愛吃生果的昆蟲;like作動詞即喜歡的意思;所以Fruit flies like a banana是說「果蠅愛香蕉」,跟立法會議員的行為無關。
 
這兩句話的關係,和本欄日前談過的「無情對」有點相似:兩句的結構在形式上相同,實質上卻完全不一樣。關鍵在於flies和like兩字,都有多於一個解法,可以拿來玩pun。第一句的flies like是動詞加介詞;接著讀第二句時,先入為主,也會有同樣的理解,殊不知這兩字已變成名詞加動詞,於是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這就是pun的作用。
現在回來再看第一句。其實time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加上flies和like的歧義,Time flies like an arrow這句話除了「時飛似箭」之外,最少還有四種不同的解法。
 
例如給flies和like賦予和第二句一樣的解釋,便得出「時蠅愛箭」。這可能是一句廢話:我不知道有沒有一種叫「時蠅」的東西;如果有,也不曉得它怎麼「愛箭」;然而,這仍是Time flies like an arrow的一個「合法」(合乎文法的)解釋。
請看以下一個頑皮學生和老師的對話:
老師:Time flies.
學生:We can't, sir. They go too fast.
老師說的當然是指時間過得快。學生玩的pun,是把flies解作蒼蠅,把time當動詞,解作(為某人物或某事)計時;老師的話便成為一項指令:「給蒼蠅計時!」於是學生回應:「辦不到啊老師,它們飛得太快了。」
Time flies like an arrow可以當作指令:給蒼蠅計時,像給飛行的箭計時一樣。
讓我也來玩個pun,抽點水。如果我告訴你以下的話和最近的新聞有關,你會怎麼理解:Time lies. See why.
周一、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