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過度個人化的社會問題

2016年03月21日
   

 

這陣子個個都問如何處理及解決學生自殺問題,有些說是因為教育制度差是教育局有問題,但隨即有些社會賢達走出來說是學生自己的個人問題,更說不要歸咎於社會問題,以免將學生的自殺念頭合理化,說社會制度就是如此,只怪罪社會也幫不了學生。
大家好像忘記了「孩子是一張白紙」的論調。誰說他們是白紙?誰告訴他們蘋果是紅色的?誰去命令他們要用手拿起筆在自己張白紙上字?誰要把他們跟同別人比賽?誰告訴他們行行都要做到狀元才能有出色?正正就是已在社會裡生活的人來制定的。
社會賢達說讀書一定有壓力,適當的壓力對人生有幫助。那學生的讀書壓力是從何來?因為他們資質魯鈍?為甚麼他們一出生就需要吸收那麼多知識?是因為要有競爭能力才能夠在香港生存?我們庸碌一生其實就是為了鞏固社會既得利益者已經建立的價值及制度。
學生小時候可能就是一張白紙,但人越大就越發現紙上的顏色,甚至連紙上寫的圖案,文字或代表的價值觀不是他們所想要或需要的。當他們把不滿說出口時,社會就說他們是反叛。學生唔想繼續跟隨社會步伐,想我行我素的時候,社會又會恐嚇他們小心被社會淘汰。總之,學生聽社會話就係社會未來棟樑,否則你永世戙喺度都唔會有人理你,甚至社會會主動將你拒諸門外。這不是社會問題,那會是甚麼?
還有社會是由人組成的,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部分。人與人是彼此連結著,人跟社會也一樣,已建立的關係不會因人離世而終斷。所以,就算只有一個人出現問題,社會也不應置身事外,更何況現在是有好一些同學有相同的個人問題,這又怎會是過度社會化?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