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醫療融資改革蹉跎歲月到幾時?

2016年03月18日
   

 

在1990年成立醫管局之後,港府便把醫療改革的焦點放在融資問題上。1993年發表的一份名為「促進健康」的諮詢文件,打開了香港醫療融資改革的序幕。文件指出隨着人口及其他因素的轉變,原有的醫療體制已經不足以面對未來,因此需要作出改革。政府的目標是要為香港的醫療制度,找到一個長遠可行又可以持續的融資機制。諮詢文件提出了5個改革方案,處理的是要如何攤分不斷上升的醫療費用問題。當時政府顯示出極大的決心,要在改革了香港醫療衛生的行政安排之後,再闖醫療融資改革這一關。當時負責醫療政策的衛生福利司長,甚至曾經公開指出,香港人必須在該5個方案中作出抉擇,否則香港的醫療體制會在兩三年內崩潰。
 
不過,當年政府在年底開始為推行「老人退休金計劃」作出諮詢,期間掀起了重大的爭議,把醫療融資改革問題蓋過。到了1995年中,政府決定推行「強制性私營公積金計劃」。很明顯,作為一個行將退場的夕陽政府,沒有可能同時推出兩個這麼重大的政策改革。醫療融資改革自然不得不暫且放下。香港的醫療制度也沒有如官員所預計般在兩三年內崩潰,但問題卻不斷拖延,開支也不斷增加。其後,政府一再提出不同的改革方案,至今已發出了多份諮詢文件,醫療融資問題始終懸而未決。
 
轉眼之間,問題已經耽誤了二十多年,期間醫療開支增加了5倍。當香港剛開始討論融資改革討論之時,台灣也在談論醫改,今天當香港還是在同一問題上蹉跎歲月之時,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已經進入第21個年頭,去年甚至已經再向前走出重要的下一步,通過了推行「長期護理保險」的主體法例,預計2017年便會落實推行。隨着時間的推延,香港市民也越來越依賴現時免費午餐式的醫療體制,其他因素也令今天任何尋求改變的努力都只會事倍功半。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