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迫爆醫院反映了甚麼問題

2016年03月16日
   

 

流感高峰期迫爆病房及急症室的事件,雖云只是偶發,也足以說明香港的醫療衛生體制,已經再一次到了一個臨界點。流感高峰期,年年總有一兩次,不能說是意料之外。事件也說明了這專欄之前兩周談到的幾個問題。
先不說醫療融資及醫院的管理,事件首先是反映了基層健康服務與醫院服務的嚴重失衡。政府早於90年代初便發表文件,說要加強基層健康服務,但成績至今只能說是差強人意。其中一個問題是資金不足。現時在五百多億元整體醫療開支中,衛生署分得的不足十分之一。過去5年,在「政府防疫注射計劃」下,政府提供的疫苗數量大約都只是30萬劑,去年的覆蓋率只是高危組群的百分之十四,這一比率明顯太低。疫苗數量有限,政府也不見得很積極向高危組別推動接種。這一方面是資源問題,也是落實加強基層衛生服務的意志偏弱的問題,兩方面互為因果。
 
市民的防疫意識不足也是事實。但基層健康服務的一個主要作用,便是要提升防疫意識,減少疾病的出現,以紓緩醫療服務的壓力。因此,這一問題也是政策落實不力的後果。如果政府不全面檢討這一方面的策略,下一次流感高峰期,同樣會迫爆醫院。
 市民一窩蜂湧到公營醫院求醫,也反映了過度依賴公營醫療服務的傾向,這或多或少也是制度使然。現時全港11間私營醫院,總共只提供約3,000張病床,跟公營醫院相去甚遠。有市民明知公營醫院人滿之患,但去到私營醫院同樣塞滿了病人,唯有倒灌公營醫院。政府沒有辦法推動私營醫院的發展,這也不是新的問題,但沒有積極構想如何克服困難,便是大問題。原本預留作發展私營醫院的土地,一旦無人問津,政府便迅速把土地改變用途來建屋起樓。這向社會傳遞了甚麼樣的訊息?政府究竟有多大的決心去扭轉公司營醫療失衡情況,實在令人懷疑。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