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奇斯洛夫斯基逝世20年

2016年03月14日
  • 《藍白紅三部曲》

  • 《兩生花》

  • 《兩生花》

   

 

執筆之時是3月13日,普通的一個星期天。但20年前的3月13日,一位導演離我們而去,他是奇斯洛夫斯基。


九十後的影迷可能聽過這名字,但未必看過他的作品;八十後的,相信看過作品,但又未必是在銀幕上看;七十後呢,自稱影迷又或者真正喜愛電影的,相信是在電影院感受過及愛上他的電影(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也很有可能會為20年前收到的噩耗而感到失落、打擊,一如他的作品《兩生花》中,當波蘭的Weronika心臟病發逝世,法國的Veronique 便感到一陣襲人而來的憂傷,不能言語。總之是,知道生命失去了某些東西,一如奇斯洛夫斯基去世的消息,同樣地震撼,同樣地叫人神傷。他的作品早已和影迷們心靈相通,他的離去,就像在我們的觀影生涯中掏出了一個空洞,不能填補,留下了莫名的失落和感傷。
 

難以名狀的感性
沒看過這位波蘭大師作品的觀眾,很難說得明白作為影迷的感受,看過或有所感召的,不用我多說,你自然會完全懂我意思。於我而言,他的電影的震撼,就是影像化了人的感性,那些難以名狀,但又一直在我們身上感受得到的,如第六感、機緣及命運,那些捉摸不到,但在人際間、生命中感受到且存在的東西,他的電影都一一呈現了出來,把抽象化的東西都變成故事、角色和實體,浪漫、感性的感動著我們。
《兩生花》提出了一個問題:假若地球上某個國度存在著另一個你,你會怎樣?聽起來是平行宇宙、大煞風景的科學知性問題,但莫非這才是我們頓然感到憂傷的真正原因嗎?是地球另一個我正在失落,所以你也感到憂傷?這是女性獨有的多愁善感嗎?還是這裡的我聯繫著那裡的另一個我?多浪漫的概念。
 

何謂一見鍾情?
又或是,《藍白紅三部曲》要重新演繹自由、平等和博愛的概念,就如他早期的電視劇《十誡》,將聖經的十誡放在現代社會,重新演繹它的意義一樣。兩部同樣是將虛無、抽象的想法,通過電影、影像叫我們明白。首先,《藍》是喪夫喪女後,要掙脫記憶牢籠的一種精神自由,而《白》片是戀愛中永遠不能達到平等的平衡點,最後的《紅》則是緣分播弄,當你以為你和他是一見鍾情時,很有可能,你們曾經在咖啡店裡擦肩而過,在旋轉門上迎頭碰過面,或者你開門時的手正重疊著他上次開門留下的指紋,甚至你曾經打錯電話時說了一句對不起,電話筒另一邊的他正聽著……這些這些都在告訴我們甚麼是緣份,叫我們重新思考何謂一見鍾情。
能拍出這樣細膩的感知和玄妙的人生觀,任何人都不枉此生了。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