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那裡有輕言 那裡有輕生

2016年03月14日
   

 

「生命從來都極具份量。只有那些輕率、輕浮,輕佻的人,才會覺得他們輕生。」我在facebook發了這條status之後,引來一些人跟我說我不該批評他們是輕浮輕佻,他們說現在年輕人思想不夠成熟,抗壓力低才一時會想出尋死的念頭,說這些行為就是輕生。
係咪年輕人自殺就一定係輕生?係咪長期病患的去尋死就一定是厭世?我們有知道過他們的生平及曾面對過經歷嗎?單憑傳媒的報道就可以斷定哪個是輕生?哪個是厭世?這不是輕率是甚麼?
 
還有當遇到一些有意尋死的人,總有人會出言安慰,說甚麼「生命滿希望」、「我明白你感受」、「我可唔可以聽你講多少少?」、「爸爸媽媽唔捨得你」之類的安慰或鼓勵性說話來試圖繞過他的訴求,有些甚至會舉辦一些正能量活動,寫寫打氣說話來頌讚生命可貴,將所謂的正能量硬塞落別人的腦袋就以為可以改變他尋死的念頭。
不認真直接面對及處理那些絕望,光是宣傳希望根本只是粉飾太平,對尋死的人來說到底有何作用?另外,每次聽到別人有尋死的念頭,點解我哋唔可以覺得他們這些念頭是深思熟慮的決定?為何我們只會尊重別人求生,但不尊重別人尋死的想法?
如果有人跟我說:「我想死」我只會跟他講:「好。我可以同你計劃一下。」我們或許在計劃死亡的過程中,讓他對生命或死亡會有一些新想法,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真的有權走他想要的路,而我從來都沒資格去控制別人的生命,正如我不覺得別人有資格去控制我生命一樣。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