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天堂無門》康城明日之星

2016年02月24日
   

 

時光倒流大半年前,去年5月的康城影展,一齣電影首映後口碑瘋傳,之後的每場放映,不論是傳媒場、買家場全都引來大量好奇之士,看看這齣電影究竟有甚麼能耐,一出場就如此萬千寵愛,結果就是場場爆滿,大排長龍,加場又滿,再加場再滿,排了好幾次隊,數人數的工作人員都說,你半個鐘前才到,依勢所見,你進不了場啊!事關其他人平均都在1小時前開始排隊,結果我失望而回,好幾次。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看了。驚為天人。這個題材在電影史上,不知拍過多少遍,當代又好,懷舊黑白片也好,喜歡電影的總會看過三五七部,但這部電影仍能拍出嶄新角度,而且從導演、攝影、聲效、演員以至敘事角度都達致如此高的水平,由首次執導長片的匈牙利新晉導演拍攝,好自然,它就成為我去年的最佳電影。
關子賣完了,電影是《天堂無門》,講述的是納粹時期猶太人在集中營被屠殺的事件。
 
集中捕捉主角
很久沒看過一齣如此富電影感的電影,對白不多,故事也不複雜,全片主要靠聲畫推動劇情,不是要觀眾去追對白,是要讓大家明白,故事以劇本先行那種。靈魂全在導演身上,讓觀眾去體驗電影,是一種你很想迴避不敢直視,但那種叫人透不過氣的張力卻成為了一種壓迫,令你忍不住追看下去的觀映經驗。
《天》片的英文片名是《Son of Saul》,直接點出了主題。Saul是在集中營「工作」的猶太人,負責在毒氣密室內收屍清理現場,他某次發現1個10歲未到的孩子奄奄一息,於是把他救了,並視為自己的孩子般照顧(其實電影沒有交代他是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千方百計、冒著生命危險把他救離集中營。
全片從第一個場口開始,攝影機已像戴丹兄弟般的盯著Saul,跟著他的行徑,見他在昏黃顯舊的密室工作,幫一批一批進來的猶太人寬衣和沖洗,如屠宰場裡的豬牛,活生生的進來,死甸甸的離開,被拖行,被清理,那種震撼是,人性的薄弱、肉身的脆弱,全在畫面上呈現出來。
 
聲畫推進劇情
畫面的震撼之處更在於,導演刻意用鏡頭跟著Saul,長鏡頭、少剪接,在4比3的銀幕比例上,觀眾沒有直接看到殘殺的場面,只在主角的旁邊,如偷看似的知道現場的行為活動,再靠細緻的環境聲,如絕望的低泣、垂死的呼叫、放射毒氣的「滋滋」聲和軀體倒下伏地的聲音,觀眾在腦海中構成畫面,那種震撼,比看到血肉模糊、陳腔濫調的煽情伎倆來得更具感染力。而Saul那張冷靜、毫不詫異的表情,每天目擊這種境況,每天例行他的公事,也間接寫出了屠殺的恐懼感,已經麻木了感官,直至他遇上他的「兒子」,人性才被燃點、發亮。
一個新導演能夠一出台便綻放如此光芒,非同小可,大家要記著這名字:Laszlo Nemes,38歲,匈牙利人,明日的大師。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