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香港何來這麼多猴子

2016年02月16日
   

 

位於石梨貝水塘附近的馬騮山,近年成了旅遊熱點。今年是猴年,去馬騮山看猴子的人應該會比往年多。
我到過其他地方的馬騮山或野猴園,未見過這麼多的猴子這樣一點不怕人。你從牠們的身邊經過,牠們也不會走避,最多亦只會用示警的眼光望着你。或許香港人的確很文明,甚少會有人仍喜歡吃猴腦(內地與台灣仍有人吃,還視作八珍之一),以至香港的猴子不把人類視作一種危險的威脅。
據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的說法,現時香港的猴子都不是原生本地種。香港原有的猴子,上世紀初已滅絕。現時香港看到的是恒河猴,是英國人在興建九龍水塘與石梨貝水塘時引入的。原因是水塘附近長有一種果實有毒的樹,叫做牛眼馬錢,為了避免果實掉進水塘影響食水安全,所以引入喜歡吃牛眼馬錢而不會中毒的恒河猴。
 
不過,我對這種說法有點懷疑,因為香港島至今仍有原生的猴子,沒有理由新界的反會更早滅絕。照道理,港島地方小,人口密,又四面環海,生存的環境應不及新界才是。如果港島的可以留存下來,新界的應更有機會留存下來。如果港島的猴子也不是本地種,而是民間放生或走失後再繁殖起來的,那新界也可能有這種情況。所以,很難斷定石梨貝水塘附近的猴子,就是英國人引入的猴子。
現實是石梨貝水塘附近的猴子並非全是恒河猴,還有長尾獼猴與兩者的雜交種。可見民間不斷有人放生不同的猴子,才能避免近親繁殖,否則不容易出現數目繁多,健康狀況良好的猴群。
我在五六十年代,曾住在荔枝角蝴蝶谷附近(蝴蝶谷的溪水就是從石梨貝水塘流出來的)。當年,我經常與一班頑童在石梨貝水塘一帶遊玩,幾乎每個周末都去,所以對當地情況頗為熟悉。我們在水塘附近捉魚、鬥金絲貓、摘野果,深入很多人迹罕至之處。我們碰過的野生動物不少,有雉雞、豪豬、五爪金龍與貓頭鷹等,就是沒有見過猴子。
 
我懷疑,香港的猴子在日佔時代已被人吃得七七八八。當年糧食短缺,連樹根、死屍都有人吃,猴子怎會被放過﹖所以能夠活下來的應該不多,即使仍有亦是會躲在深山深處,不願意與人類有接觸。直至五六十年代,應還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至七十年代,港人才比較富裕,郊遊野餐的人漸多,餘留下來的食物吸引野生猴增加與人接觸。猴子逐漸發現,人不但不會捕食牠們,還樂意給食物牠們,才愈來愈不怕人。
都市人沒有太多的機會接觸野生動物,馬騮山逐漸成了一個景點,吸引了很多人專程去餵馬騮。有了這種新的食物來源之後,這一帶的猴子就繁殖得特別快。現在已多到破壞生態平衡,令政府不得不立例禁止遊人向猴子餵食。此外,政府還得不斷捕捉猴子,為牠們做絕育手術,以控制野生猴子的數目。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