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以暴易暴

2016年02月15日
   

 

農曆新年旺角警民衝突事件,梁振英特首把事件定性為「暴亂」,又把跟警察衝突的市民定性為「暴徒」,原因是梁特首覺得這批市民正在危害社會秩序及危害公眾安全,之後社會各個組織就「一件事件各自表述」,有些說是「騷亂」,有些說是「暴亂」,而大部分傳媒或政黨都認同及跟隨梁特首說法,並且一同譴責暴力事件。
 
如果梁振英當時只是透過看免費電視的新聞報道或單方面聆聽警方的匯報,決定將衝突定性為「暴亂」的確正常不過,而在「暴亂」事件裡出現「暴徒」焚燒雜物、破壞公物、掟磚、打記者及襲擊警察等暴力行為其實也不是甚麼新鮮事。但若然我們能主動找多一些資料例如觀看收費電視的新聞報道、在觀看網上社交媒體片段,反而我們會對這些「暴徒」多一分了解,原來「暴徒」入便利店買水會俾錢、叫旁人幫手會說「唔該」還有在實時直播的收費電視新聞畫面中見到有蒙面的「暴徒」從的士車底取回火種,避免的士燃燒等等,這一些行為顯然我們對這些「暴徒」會有都一重想法,原來這是「暴徒」使用的暴力是有特定對象,是有針對性的,並不是每一個人或者每一個物件他們都會去傷害的。那他們仍稱得上是「暴徒」嗎?
 
還有無論衝突、騷亂或暴亂從來都是帶著不滿,帶著訴求而出現,但有些組織例如政府或建制派說話的內容,態度及口吻都在好像企圖向公眾說是次事件是無事生非,還有都在認同警察在事件中所使用的所謂「最低限度武力」,但我想問向天開槍、警棍扑頭、叉頸、惡言相向、掟磚還擊「暴徒」甚至圍毆記者等等也是「最低限度武力」的表現?還有我想問公眾,暴徒襲擊記者還是警察圍毆記者哪一項你會比較感到意外?感到暴力?如果使用暴力的市民叫做暴徒,那我們的特首、建制派又敢於稱不正當使用暴力的警察做暴警嗎?

回首頁      列印

 

/4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