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跑輸自己

2016年02月01日
  •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出招,觸發上周五日股波動。(資料圖片)

   

 

今次1月尾反彈,自己的留放是完全不合格。如果夠兇狠,1月份應該反敗為勝,可謂白白浪費一次轉危為機的機會。蘇州過後,又要蟄伏,近期原本已經是無定向大上大落,月初階段大堆數據公布,可以預期走勢會更加飄忽,不是好的行動時機。
表現差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保守兼跟車太貼,很早已經追到輸少過5%,遠勝大市,算是頗有交代,一甘於平淡,就不夠決心繼續冒險,沒有認真推高淨持倉,結果最後兩三日好淡相抵,整體組合只能以相若水平過終點。
也不完全是心態問題,1月尾反攻期間,香港泛起盈警潮,個別板塊還在大跌,例如中資保險股,對於博反彈的信心打了折扣。
再加上最後一日也看錯了日本公布負利率後的走勢,當時日股急升後急跌,以為正如中國一樣,利好政策的效力只有一陣間,於是在第二次回升時造淡,結果慘敗。
 
第二則是要兼顧的瓣數太多,由於管理的金額已經遠遠高於2008年,不能夠太過集中火力,否則萬一要慌忙撤退,就會自己挾自己。雖然不至於過度分散,不過造淡的項目也去到十多個,要把心一橫全部平倉,事實證明了並不容易。當走勢弱不禁風,懂得窮寇莫追已經算是好,一定會有傾向想繼續保留。到補倉動力撻著之後,帳面利潤便不見了一大截。
做基金經理辛苦,是在於律己以嚴的性質。表現要好過平均是應該,贏不到錢其實也不是罪過,但自我衡量的基準,永遠是自己應有的水平,這個1月份執行上有落差,是嚴重失諸交臂。
跑贏大市卻跑輸自己,感覺上相當不爽。上述錯誤之中,睇錯日股是可以接受,急跌那一段走勢相當誤導,而自己也不覺得今次政策有大作用,歐洲的經驗可作借鏡,只不過日股近期跌幅大,才有力短暫回升,等轉弱後會再追沽。
可以造好的地方,主要是在低位要肯平更多的淡倉。減少對沖,組合的波動就會增加,但其後要有回報,就不能保守,而且減少倉位,亦可以降低兼顧的難度。理論上轉角出現後一次過平倉最有效率,實際上操作上難以完美,淡倉應該要分段逐步套利。最後當然要引入人手分擔偵測的工作,因為範圍擴闊了,年紀又比上次危機長了8歲,精力打了折扣。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
逢周一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