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施政報告體現的問責政治

2016年01月13日
   

 

施政報告已經成為市民向政府問責的重要依據,一方面是因為80年代中期之後的民主發展,但也不能不提末代港督彭定康。他的第一份施政報告便一改過去只視之為政治禮儀的做法,影響十分深遠。
 首先,他除了依例向立法局「宣讀」施政報告,更大量印發其演辭及相關文件,讓有興趣的市民都可以人手一份,還可以存之於文檔,方便來年作個對照。此外,總督宣讀完那份演辭之後,即時召開記者招待會,直接解答傳媒的問題;晚上及次日更會出席一連串的傳媒答問活動,接聽市民的電話。即是說,在立法局的議員還有未有機會提問質詢之前,政府最高層與市民已經進行了一連串的互動了。另一方面,政府在施政報告宣讀之前便已經安排好幾節大型的地區答問大會,讓市民不只被動地聆聽港督宣讀其報告,還可以親自赤膊上陣直接向領導人提問,大大提升了市民的問責意識。這是自從七十年代初麥理浩總督開始向立法局提交施政報告以來,從來沒有試過的。還記得那個時候要取得答問大會的入場券,市民便要提早排隊取票,向隅的人也著實不少。 
 地區答問大會在回歸之後已經被特區政府慢慢省略掉。但大部分公關工作已經成為「宣讀」報告之後的必然動作。現在的施政報告,由草擬到定稿歷時多個月,期間各個部門要提交報告,政府高層及特首本人需要約見大小政黨、相關團體、智庫代表及學者。宣讀當日及往後一段時間之內,政府要進行大量的公關及解說工作。 
今天向立法會宣讀的這份施政報告,是梁振英就任後的第四分,亦是他這一屆任期內倒數第二份,對評價他的施政成就是十分關鍵的。可以預見,社會各界會更著眼檢視政府在各個範疇的工作進展,並與梁特首參選時的政綱作對照,檢視成效之餘,還要爭取在未來僅餘的一年半內向梁振英政府「追數」。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