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佐保暢子
從紅白看黑白

2016年01月08日
   

 

健吾さん、其實,我從小不愛看「紅白」。除夕的電視節目,除了「紅白」之外,只有搞笑或打拳或摔角,沒有其他選擇,不如出去湊熱鬧。

你說,你是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鹹淡水交界生長的紅樹林。這個比喻真有意思。在日本新舊媒體一直是一種水火不相容的關係。我在日本舊媒體工作十多年,曾看過不少工作人員看不起網上電視等新媒體,他們說所謂新媒體是個次於主流媒體,只是外行的小玩意而已。可是,這次在紅白歌唱大賽上,舊媒體的歌后小林幸子帶著新媒體的歌后初音未來的代表曲回來,好像新舊關係上有所變化似的。

先從收視看看「紅白」。今年已為第66屆了。1970年代其收視率維持70至80%,可是,到了80至90年代下降至50%左右,2000年代破了50%後,一直滑下,這次終於破了40%而紀錄了最低收視率。電視已不是唯一的娛樂,在除夕在家裏大家一起看「紅白」,這種情景已成往事。這都是因新媒體的抬頭而導致的,「紅白」都避免不了這個時勢。

這次「紅白」特別受到不少惡評。為甚麼呢? 第一,明顯看得出人選上的政治關係,只有利於幾家藝人公司,今年特別嚴重。第二,有不少有關NHK的節目宣傳,有點缺少公益性。NHK按每部電視機收費(基本月費約85港幣,加衛星節目為約150港幣)。過去NHK也有過工作人員的貪污事件等問題, 因此越來越多觀眾要知道自己掏出來的錢如何有效地使用,對節目內容有意見。

但,仍有不少日本人認為藝人或歌手被「紅白」選出才成為一流。小林幸子曾是「紅白」的常客,沒有人質疑她是代表日本演歌界的歌后。可是,她原來是經過滄桑歲月的歌手。她在1963年,僅10歲做為天才少女歌手出道後,由於她沒有後台,經過多年不遇時代,到1979年她26歲的時候唱了一首《おもいで酒》就走紅,以後被「紅白」選出33次。可是,由於3年前跟有後台的經紀人關係不和,被批評違反演藝界「規則」,被「紅白」踢走,甚至其他媒體都不敢給她提供唱歌的機會。她簡直無路可走的時候,向她伸出援手的就是新媒體的Niconico網上電視。支持Niconico的網民都歡迎她的「降臨」,把她叫做「ラスボス=Lasbos(Last Boss的簡稱,電子遊戲裏最後出來的最強敵人的意思)、圖」,讓她唱初音未來的歌而成為新媒體的最強歌后。

這屆「紅白」上擔任司儀的綾瀨遙介紹小林幸子的時候,說「Lasbos登場了!」。好像傳統媒體都無法抗拒新媒體的「Lasbos」力量吧(笑)。不知道多少觀眾明白這個意思,這令我感覺小林成為新媒體所種植的大紅樹。

再說,她唱了初音未來的《千本櫻》,這首歌是新媒體造出來的VOCALOID初音未來的代表曲之一。初音未來在07年登場的虛擬歌手軟件,有了這個軟件後,誰都能夠成為作曲家,好多好聽的歌曲出現了。可是,對傳統媒體來說,初音未來是一種御宅文化的部分現象,不能算進音樂名單,去年才在傳統音樂節目上正式介紹初音未來。美國CBS的《The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介紹初音未來比日本傳統媒體還早呢。可以說,在日本紅樹林生長的地方還不多,希望Last Boss小林幸子的「凱旋」能夠擴大那個鹹淡水交界而種更多紅樹。

本文作者:佐保暢子(綽號沙河粉)/1995年來港出任香港御宅必讀的《香港通信》月刊記者,十多年在港日媒體界飄泊,現為負責編製電視節目以及雜誌的「自由媒體人」。(sahoreads@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