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不再只是「宣讀如儀」的施政報告

2016年01月08日
   

 

下星期三行政長官梁振英(圖)便會往立法會「宣讀」這個年度的施政報告演辭。用「宣讀」這兩個字,予人一個頗為刻板的感覺,但卻充分反映施政報告的發表,本來是行政上的禮儀多於實質的政治問責。
在殖民地時代,總督向立法局交代施政績效及未來計劃,過程中仍然首先要突出總督的最高權威和超然地位。因此,「宣讀」施政報告是一個單向的過程,立法局的議員和一眾高官只能乖乖坐着,靜靜聆聽。宣讀過後,總督無需接受議員的即時提問和質詢,便會隨即在議員站立致敬中揚長而去。到了下一個會期,總督才會再回到立法局,坐到高高的主席座位上回答議員提出的問題。最後,大會也必然會行禮如儀,由首席議員提出致謝動議,一般都會在毫無爭議下,「禮節性」地全體向總督致謝。一般市民在這個過程中不會有多少機會可以參與。一年之後,總督在下一份施報告中說甚麼,交代及跟進甚麼,大致上也沒有多少位議員會提出質疑;而絕大部分小市民都已經忘記了上一年政府說過甚麽了,也沒有動機,更不會自覺有能力向這位行政首長尋求問責。
這一種年復一年的「宣讀」禮儀,直到80年代後期開始才逐漸引起市民,媒體及議員的重視。在進入後回歸過渡期這個大環境下,殖民地政府的權威性開始受到挑戰,市民再不能滿足於客客氣氣的「禮節性政治」。再加上立法局逐步加入由選舉產生的議員,市民的政治意識日漸提高,要向政府問責,政府也要更有效向市民交代,施政報告的作用便變得越來越重要了。
今天香港的行政長官固然不是經由全民普選產生,但作為領導人,他需要向社會問責,要接受立法會的及公眾監察,這一些觀念已經深入民心。而施政報告也就是這個過程的其中一個主要依據,已經不再像以往一樣禮節性地「宣讀如儀」了。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