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健吾
紅白、娛樂和回朝的故事

2016年01月07日
  • 小林幸子現身NHK的紅白歌唱大賽。

  • 吳業坤主唱的《原來她不夠愛我》在本地樂壇頒獎禮獲獎。

   

 

佐保小姐,身為日本人,有看紅白嗎?
2015年12月31日的NHK的紅白歌唱大賽收視創了新低,好像不夠40%,只有39.6%。

雖然小林幸子回來了,她在當晚選唱了虛擬歌手初音未來的《千本櫻》,最後出現的「彈幕」,也是Niconico動畫網站的「特徵」。

過去的時間,小林大姐也跟很多Niconico動畫網站的網友見面、聯繫。她在網路賣唱片,瞬間就賣光了,她也願意做AKB的妹妹們現在做的事:跟每一個買唱片的樂迷握手。這一次新和舊的交融,也令很多人佩服小林幸子,至少她願意跟Niconico的網民交流。

其實,日本的音樂圈,也是有不錯的音樂組合,如極品下流少女這樂隊,以及最近不少人都有留意的星野源。可惜他們的收視,都好像不夠在晨間劇《阿淺來了》的NMB和AKB。對紅白其中一個辛辣的批評,就是紅白的表演「每年都一樣」。唱演歌的歌手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名曲」,2015年相對有看頭的表演,是咸豐年代的緋聞男女,紅組的松田聖子對白組的近藤真彥。二人選唱的歌,都是以前的歌:《赤いスイートピー》和《悠然銀光中》。

期望的效果,大概是「寶刀未老」的情懷吧。

問題是,想像「紅白歌唱大賽」的工作人員,期望甚麼效果呢?對電視觀眾而言,「不變」是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呢?就像每年過農曆年的時候,香港的電視節目都會有很多堪輿學家在鏡頭面前向觀眾介紹「屬豬的朋友」、「屬狗的朋友」、「屬馬的朋友」……聽不到這些說詞,那一年就好像有點若有所失一樣。每年一樣,是不是真的很有問題呢?有幾多日本觀眾,真的覺得在大除夕,看看以前唱歌的偶像,盡全力的去唱他們的首本名曲,娛樂大家,再勾起觀眾們年少時期,沒有錄影機、沒有YouTube的時候,期待紅白,期待誰和誰演出「那些年」?
 

本港樂迷對「樂壇頒獎禮」很有意見
回看香港,有很多樂迷都好像對一年一度各大傳媒搞的「樂壇頒獎禮」很有意見。在面書世代,好像人人都很喜歡「參加」討論賽果。好幾年,某傳媒機構的最受歡迎的男女歌手,都是陳奕迅和容祖兒,大家就說賽果很悶……沒有新人云云。到去年,終於有一個在音樂圈生存了好幾年,被評為唱歌普通的歌手得到金獎了,大家又覺得他「未夠班」得獎,還是陳奕迅比較好。到今年,有一個新人得到了「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我最喜愛」的歌曲及新人獎金獎,大家一波又一波的批評,指那個得獎的歌手實力平平,根本只是運氣甚至以「精密的計算」從而得到那個獎項。說到底,我不理解,也不知道究竟觀眾期望甚麼,我相信,很多在「做」娛樂圈、傳媒機構的日本人和香港人,都真的不太知道觀眾希望要甚麼。紅白本來就是一種「永遠都一樣」的狀態,有新、有舊,舊人傾力演出,不會因為自己是老前輩而不傾盡全力。而新人亦對紅白有一種期許,覺得可以上紅白,是一種「成就」。就像關8(男子組合)的大倉忠義的爸爸,看到自己的孩子上到紅白,就在社交網路發文,大表支持,說句感動。講到底,「紅白還是有光環」的。而香港的頒獎禮呢?雖然越來越多人知道那只是一場遊戲。而近幾年,那個在一月一日搞的頒獎禮,玩的都是「氣氛」的遊戲。你可以說《年少無知》的主唱人真的唱得很好嗎?那不過是電視劇的力量。《撐起雨傘》這種一人一句的社運歌,推歌的不是那個超級公關,而是一個大型社會運動。而這次《原來她不夠愛我》,就是網路文化的體現。一向,這遊戲都是氣氛的遊戲。大家看穿這件事,看明這個遊戲,最後就得問心一句。從事娛樂工業的人有想像過,在新舊媒體交匯的時代,他們可以做甚麼去把訊息傳出去呢?紅白歌唱大賽的工作人員名單中,有一個崗位,是專門負責 Twitter/Line的。香港的傳統媒體搞的節目,有這麼的一個崗位嗎?歌手、經理人又如何應對呢?

有時候,有太多事情,我都不明白。有很多人覺得舊媒體搞的節目有問題,然後大家在社交媒體大肆討論,就是一種「參與」。最後贏的,都是傳統媒體。而建基於新媒體,只有新媒體的機構,永遠都沒有這種入滲力和影響力。傳統媒體的人慢慢明白,傳統媒體需要新媒體的協同效應。而新媒體的工作者,也出盡全力的上傳統媒體。因為他們心知,新媒體為他們所帶來的極限。

而我這一種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鹹淡水交界生長的紅樹林,我絕對明白新舊媒體的好和難。2016年媒體可以如何走呢?


本文作者:作者:健吾/從2005年開始發表文章,直至現在,仍然在做大學講師,做電台節目、做專欄作家。(kengoreads@gmail.com / www.facebook.com/kengopage)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