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醉.生夢死》 被遺忘的年度好片

2016年01月06日
   

 

去年的台灣電影,焦點都落在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它亦不負眾望,在金馬頒獎禮上大獲全勝,但不少影評人,包括台灣和香港的都一一指出,去年的最佳台片,其實是這部《醉.生夢死》。


《醉》雖然沒有像《聶》般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獎項,但它亦以4個獎項緊貼《聶》的佳績,分別贏得最佳女配角、新人、原作音樂及剪接,實在不俗,但最替它不值的倒是演員獎項。除了女配角呂雪鳳、新人李鴻其之外,其餘的演員如鄭人碩及黃尚禾,甚至是張甯和王靖婷等,雖然戲分不多,但亦甚有發揮,是一部所有演員都有突出表現的作品,難怪該片早在台北電影節上,能破天荒一口氣勇奪6項大獎,包括多個大獎和3個演員獎項。
 

張作驥突破之作
但委實說,《醉》天生就不是霎眼嬌,導演張作驥一反近年作品的陽光溫情,不再談《暑期作業》的兩代問題,也沒有《當愛來的時候》的棉花糖式愛情撐腰,倒有點像《爸…你好嗎?》的父子溝通問題,只不過,今次換成對母子關係的探討,變性的LGBT元素換成了雙性/同性的發展,全片調子更如同早期的《美麗時光》(尤其是結尾有些微的魔幻結合寫實的筆觸)及《忠仔》的社會寫實,瀰漫著一片憂鬱陰霾的調子。《醉》講述的是一個在社會邊緣掙扎求存的故事,在酗酒命途中苟延殘喘,在夜店混沌的生活中維繫真感情,在無為的人生中幹點大事、找個依靠,這些都早已注定,情節並不討好,尤其是劇中那情緒,那氛圍,還有那間破舊小屋、濕漉漉的窮街陋巷、灰暗陰冷雨下那綿綿的天氣,以及那種迷惘迷失中尋找出路的處境,著實有點叫人透不過氣來。

片中酗酒的母親被丈夫拋棄後,當上媽媽生,獨力撫養兩個兒子,一個一直待在她身旁一起生活,但兒子就受不了她的混沌人生,另一個兒子則剛與男友分手,自殺不遂後從美回台,後來又暗地與「女人湯圓」舞男互生情愫。片中各人就在社會的夾縫中求存,生命的低賤一如戲中的類比:四處亂跑的螞蟻、跳出魚缸的吳郭魚、在街市上任人割宰的豬、垂死前掙扎的小老鼠,以及在屍體上蠕動的蛆蟲,每個人都是何等卑微,何等無力。
電影中那種以物喻人,電影語言營造的氛圍,正是這部作品的成功之處,特別是剪接(由導演操刀),整齣電影的母題,顧名思義就是酒醉,全片每個鏡頭幾乎都有酒的存在,不管是鏡頭內紀錄下來的,還是角色在劇情上喝得醉醺醺。該片的剪接就跟著角色醉後的呼吸和步履同步,沒有很直接明確的交代劇情,時而抒情,時而繃緊,流暢自若,不徐不疾的道出各人的故事,讓觀眾在半醉半醒間,墮入那醉生夢死的境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