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流離者之歌》 法國難民世界

2015年12月31日
   

 

影展賽果爆冷,十常八九,回想半年前舉行的「康城」,就有這樣的賽前預測:匈牙利的納粹戲劇《索爾之子》(Son of Saul)與女同志電影《卡露的情人》(Carol)一直呼聲最高,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亦穩操勝券,大家跟紅頂白。誰知最後是黑馬跑出,由積克奧迪雅執導的法國片《流離者之歌》(Dheepan)勝出,全場譁然。


現在回想,假如《索》片導演László Nemes首次執導便贏得大獎,好像有點那個,沒有「長進」的空間;《卡》與兩年前贏得「金棕櫚」的《接近無限溫暖的藍》題材相近,都是女女相愛的故事,再贏又有點重複;而《聶》則仍有不少西方觀眾看不懂,得獎未免令不少人摸不著頭腦,結果就由《流》片冷手執個熱煎堆,勇奪今年康城的金棕櫚獎。
 

歐洲難民潮之前……
當然,《流離者之歌》也絕不失禮,積克奧迪雅都算是康城的嫡系導演,曾經憑96年的《自製英雄》(A Self Made Hero)獲得最佳編劇,09年的《先知》更獲得最佳導演,12年的《銹與骨》(De rouille et d’os)再出戰康城,今年的《流》終於勇奪金棕櫚大獎,一切來得順理成章,奪魁得來其實有跡可尋。只不過,當時的焦點並不在電影上,大抵因為,它不是一部可供媒體炒作的話題電影吧。
《流》片以「難民」為題材,故事發生於現在歐洲難民潮之前,法國一直存在難民如何融入當地社會的問題,而導演積克奧迪雅對少數族裔、社會邊緣人特別關注,今次說的是斯里蘭卡內戰,男主角在危難中拿了死者Dheepan的護照,帶同逃難中的女人和少女湊成臨時家庭,尋求政治庇護。輾轉之下,下個鏡頭已是他們在法國近郊的政府屋村裡生活,默默苦幹但求溫飽,希望可在法國居住下去,結果當然事與願違,屋村裡齊集三山五嶽人馬,黑幫、毒梟、小混混閒來廝殺,不時撩事鬥非,這個本以息事寧人為宗旨的「偽家庭」,最終也捲入漩渦,大開殺戒。
 

有血有肉
積克奧迪雅的電影,一方面把角色描寫得有血有肉(如春心蕩漾又不愛做媽媽的老婆一角尤其出色),另一方面,他的導演手法紮實且不愛玩花招,今次也不例外,將看似簡單的題材拍得極富戲劇性,將最平凡的元素(難民一家融入當地文化的過程和細節)拍得極具張力,觀眾很容易入戲,被情節吸引,一如其前作《先知》,一部不是甚麼題材火爆、譁眾取寵的電影,全靠導演功力,透過鏡頭與聲畫的運用製造劇力,先讓觀眾慢慢累積情緒,到後段才將情節推向爆炸點,主角在前段一直壓抑的情緒、失落和失衡,以及在社會生存的無力感,一如《Taxi Driver》的羅拔迪尼路,在走投無路之下作出大反擊,向社會、權力者施以暴力,以有形暴力對抗無形暴力。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