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邊炒邊學

2015年12月14日
  • 油價於每桶40美元成重要支持,但上周已跌穿該水平。(資料圖片)

   

 

一個星期之前,自己還是偏向樂觀博反彈,幸好上星期二開始察覺氣氛有異,做好防風措施,才得以控制損失,否則就會迎來一次慘敗。能夠及時應變,絕對是多得過去多年所交的學費。
炒得太高,傻仔無以為繼,會令泡沫爆破,但如果股市要低處未算低,跌極都有,就必然是由債務危機所引起。
九七亞洲金融風暴、零八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美債降級,莫不如是。當企業資金成本抽升,一個重要基本面轉壞,股票自然跟隨大跌。因此見到油組會議之後,紐約期油失守40美元,即時聯想到企業債可能受到牽連,便立即加強戒備,恐慌一定要趁早。
40美元固然是重要支持,油組今次正式被認定是無能為力,再加上現價賤賣石油,對償債已經是無補於事,所以這次下跌,對比之前由100美元急跌到40美元一役,市場反應大大不同。
輕資產低負債,業務做得好的公司,理論上不受影響,可是短期之內,市場套現避險就好壞都沽,何況股市中的強股,基本上未跌過。
人民幣貶值一役,市場隔了幾日才充分反映,忽然間大崩堤。當時的經驗,對今次應對有極大的幫助,因為上周二狠心改變部署之後,上周二及周三美股的市況相當反覆,曾經有兩次強勁反彈,其實市場真正進入恐慌狀態,只不過是上周五的事情。
如果好像過往般耐性不夠,還要扮醒目左穿右插短炒的話,在那兩三日應跌不跌的時候,肯定守不住手上對沖的淡倉,隨時手痕再買過股票。
幾個月前,有認真想過市場滯後下跌的理由,可能是不少機構投資者,在作出一個關鍵部署之前,是需要深思熟慮,亦可能是在中間反覆震盪的過程中,才可以逐步撤退得更多。而股價變化明顯才是牽動情緒的關鍵,不少人是敵動才動,又或者真的要見到股價下跌,才會感受到危機來臨。
投資市場不斷變化,由於參與者去蕪存菁,水平實際上愈來愈高,所以要不斷觀察市況,理解性格上的改變,才可以與時並進。勝負許多時候根本是一線之差,一定要保持謙卑,一邊作戰一邊學習。假如今次以專家自居,墨守成規,故事肯定已經不一樣。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