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無力感

2015年12月07日
   

 

這年代的香港人無論面對家庭、事業、社會等等都擠滿壓力。有返工無放工,OT超時無補水,強積金年年蝕錢,巴士班次唔定時,港鐵常常故障,明明早起身返工卻會遲到,仲要收warning letter,患病請假扣勤工,病假又當事假,扣多你一日大假。人工追不上通脹,無資格申請公屋,但又無閒錢儲居屋首期,仲有租金一定跑贏通脹,每兩年被逼遷一次,居無定所。仲有,自己每日工作十幾小時,無時間親自照顧家中兩老,屋企又無地方容納家傭,諗住搵間安老院等佢哋養老,但又擔心被護理員虐待。一不小心有下一代,擔心佢輸在起跑線之餘又怕他5歲可能因為香港的教育政策而患上抑鬱症。
萬千種壓力與擔心,無力感與日俱增,最失落的時候,上facebook打一個status諗住抒發感受,才發現原來香港人普遍都有以上的生活難題。團體就是力量,本著和平理性態度去反映生活苦況。一方面先跟同事一起向公司投訴,希望待遇得到改善。另一方面的社會問題就向議員求助,希望把自己生活問題帶到政府面前。點知,為你反映的議員向政府問多幾條問題就被指拉布,而公司說你搞事在先,把你開除無需賠錢,更要你即日離職。議員幫唔到手,又搵唔到食,唯有靠自己用腳上街表達自己聲音,但被政府指你影響社會秩序,危害公眾安全,繼而被拘捕。
幸好,作為香港人還有丁點幽默感,上街遊行示威得唔到回應,網上就開始湧現諷刺時弊的二次創作,作為丁點安慰。我們以為可以靠丁點幽默感來宣洩內心對社會的大量不滿,然而網絡廿三在今個星期三通過。縱使香港人現在只能屈卻不能伸,若然連最後的一點發牢騷的空間也被消失,香港人會變成點?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