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房屋政策如何走下去(二)

2015年12月04日
   

 

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由早期只是一個被形勢逼出來以安置災民的措施,到六十年代成為推動本地工業發展的配套政策,再演變成為政府用以達致多元的社會、經濟及政治目標的政策工具。80年代中期之後香港經濟結構漸趨成熟,加上社會的政治化,政府便重新建構新的房屋政策理念。到了今天,與世界潮流在社會政策上的「新保守主義」及在公共行政上的「管理主義」相結合,香港的資助房屋政策要重歸基本,主要的目標是協助社會上的低下階層解決住屋問題。其餘不被納入這個對象範疇的便只能在市場中尋找合乎自身需要及經濟條件能及的方案。但近年樓價及租金的飆升,令更多人難以透過市場對解決住屋問題,轉而希望得到公營房屋系統的照顧。因此,無論香港政府在施政上如何節制,香港資助房屋的規模也不會小得到那裏。
 
不過,社會上雖然有不少人不斷要求政府擴大公屋規模或加強對房地產市場的干預,但政府既沒有這一種意願,加上經過幾十年的房屋政策發展,香港也已經沒有條件像新加坡一樣,由政府解決近九成人的住屋問題了。現時,香港確實有百多萬個家庭已經置業成為業主,他們都已經被綁上了「房屋市場」這個共同的利益網上,政府的房屋政策斷不能不考慮他們的利益和訴求。加上香港的金融業系統,在房屋市場上甚至資助自置物業的業務上涉足甚深,政府的房屋政策需要為金融業留有空間。任何政策措施都不能不考慮對房地產市場以至間接對金融市場穩定所構成的潛在影響,這無疑也制約了香港政府在房屋政策的施政選擇。
 
在政治上,政府仍然要有效規劃市場及履行其在房屋事務上的角色及有效操作,一方面要保證有困難的家庭得到資助房屋政策的照顧,另一方面則要保證未能被納入資助範圍內的市民真的可以透過市場解決問題,還要同時兼顧私人物業市場上持份者的利益和需要。要在變動不居的社會期望、市場環境及施政需要之間取得合理的動態平衡,讓人人安居,難度之大,不難想像。展望未來,政府除了需要繼續營運具一定規模的資助房屋之外,還要更有意識地保證私人物業市場可以恰如其分地發揮其最主要功能,以配合政府的整體房屋策略,讓市民得以在香港安身立命。
 
香港房屋政策可以討論的問題還有很多,不過,已經一連好幾個星期在這裏談香港公屋政策的演變了,暫且在此打住,其他各方面的問題遲一點再談。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