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吹脹80後 - 張潤衡
保障孩子的最高工時

2015年12月02日
   

 

其實我真心不認為TSA是摧毁孩子童年的罪魁禍首,因為TSA只不過是收集研究數據的工具而已,我膽敢推算,就算家長們贏了,教局真的取消了TSA也好,我們的孩子也未能贏回他們的童年。
 
TSA是死的,人才是生的。其實家長們擔心的只是排山倒海的功課量已經壓得孩子們透不過氣了。但真正影響孩子的壓力來源在哪裏?是沉重的學習壓力,要搞清楚,最需要訂立最高工時的群組正是這班小學生,他們早上8時已經開工了,不計留堂或補課的話,放學時已經差不多4點吧。
 
對上班族來說,比OT更令人討厭的是要把工作帶回家裡繼續做吧?但對學生來說呢?放學回家做功課及溫習就是硬道理,那放學不放學有甚麼分別?這也未計算補習,還有修讀其他技能課程(又名興趣班)的時間,這根本就像人家下班後再去做幾份兼職的生活狀態一樣,難道這也是算是有童年嗎?
 
所以我才認為考不考TSA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重點是當我們成功推走TSA後,該如何保護我們的孩子受到最高工時的保障?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