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房屋政策如何走下去(一)

2015年12月02日
   

 

經過了在80年代中期以還的一系列房屋政策改革,政府的目標現在已經明顯不過,就是要讓公共房屋政策回歸基本,只針對社會上的基層市民,其他則交由市場來處理。這個過程經歷了數番周折,並不順利;既非不無爭議,可能也是代價不菲。
 
九七回歸之後,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加上香港的物業市場泡沫爆破,樓價不斷下滑,最低迷時物業價格下跌了近六成,造成的「財富效應」影響了社會上多個環節,不少人便認為這是特首董建華的「八萬五」房屋政策過度干預市場造成的惡果。因此,2002年之後在曾蔭權主導之下,就說要把房屋問題「回歸市場」,政府只負責為最不能自助者提供幫助,連所有資助置業及居屋計劃都無限期停止。到了2004年,政府甚至修訂了<業主及租客綜合條例>,連在市場租用物業的「租住權保障」也取消掉。到了今天,這又被不少人視為是造成劏房處處及過去幾年樓價飛升的元兇。
 
在出租公屋方面,政府更強調要有效運用有限的公屋資源,民間也有壓力要政府善用公帑。政府因而要以各種誘因,例如居屋,誘使居民調遷,以騰出公屋單位;又或是要以一些大棒政策,意圖使生活改善了的所謂「富戶」遷走。從某些角度看,這策略也許是無可厚非的,但整個社會也不得不面對一些新的轉變甚至是要承擔一些無形的社會代價。
 
例如以前的公共房屋,強調建立社區網絡以推動居民間的互助與扶持,這為社會解決了不少問題,也為政府省卻了不少麻煩。到了今天,公屋政策反過來要求住戶互相監察甚至互相揭發,以防止有人濫用公屋。又例如,不斷鼓勵市民在房屋階梯上爬升,也透過居屋及各種調遷安排來達致有效運用公屋資源之目的,效果是令遷移頻繁的住戶難再重建穩定的社區。這些政策的改變可能真的可以加快公屋單位的流通,但在另一個角度來看,除了是逐漸把社群的互助網絡拉散扯斷之外,也增加了政府要在其他方面對市民作出支援的需要。這些代價誰又可以計算得清楚。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