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小看生死

2015年11月30日
   

 

最近跟一位大學教授談香港的生死教育,我說生死教育的對象不應只限於老年或長期病患或瀕死病人例如末期癌症患者等,畢竟不論老幼都需要面對生死,生死教育這範疇越早開始越好,但他不同意我的說法。他說以一個普通沒病痛的兒童甚至青少年為例,死亡其實離他們很遠,他們是沒有任何需要那麼早就去面對生死,而且現在的中小學生的校園生涯已經夠忙,單是升學及前途問題已經夠他們煩惱,還要他們思考生死恐怕只會增添他們的生活壓力,而且生死這回事到長大投入社會先思考也未遲。
 
我一直在想到底教授這番話說得對嗎?兒童或青年可能離他們自己的死亡很遠,但就代表他們在童年不會接觸死亡這回事?我過往去過不少小學講生死,試過問他們有誰參加過喪禮,有不少同學仔表示參加過,主要原因是家中的老人例如祖父母離世,曾經有幾位小學生說父母不准他們出席喪禮的原因是喪禮的流程很複雜很麻煩,他們反問「死其實係咪好麻煩?」又有小學生說父母平時要返工,所以平常的起居飲食都是祖父母照顧,他們愛祖父母多過愛自己父母,甚至有同學說父母的喪禮可以不去,但爺爺的喪禮一定要參加等等。
 
小學生要面對的生死,中學生或大學生又不怎會不需面對?而且人越大,就越懂得找方法滿足自己所需,如果學校滿足不到他們的求知慾,他們就只可以透過流行文化,坊間傳說等去建構自己的一套生死觀,但其生死觀正確與否就不得而知。或者你看看現今所謂成年人面對生命,死亡的態度就知道生死教育從小著手的重要性。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