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為何TSA導致今天的局面

2015年11月27日
   

 

上回談到,「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作為一個量度課程進度的工具,具有積極作用,惟坊間對這評估持負面看法,甚至視為「可有可無」。導致今天這樣的局面,最主要原因是絕大多數人對於評估作用缺乏正確認識。
如果了解到這評估的原意是審視課程是否恰如其份把最適當的課程傳授予學生,那麼便知道評估內容非涵蓋全數不同深淺程度的範圍不可,以便分辨優資學生的比例及他們能力達到甚麼高超水平。故大約百分八十的評估題目,一定是平白淺易的,以便精確反影能力普遍的平均學習水平。但為要清顯示出能力超卓的極少數同學,評估內容一定有極少數比較艱深的題目,這大約佔總數百分之二十,用來分辨出成績最好的一群,從而去了解這些尖子的能力去到甚麼程度。評估背後的理念沒有期望普通學生能完全懂得作答所有較艱深的題目。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因為評估提供可靠的數據以便教育當局分析,然後提出具體意見與建議,讓學校就不同科目的教學方法及進度作改善。
既然評估並非以批判學校為目的,原則上,校方只需按評估的報告內客,作出教學上相應調整,就學生表現出的弱點作相應改善便可。但為甚麼現實上這個預設的改善機制並沒有達到要求?主要原因有兩個。
一是本港不乏辦學團體,在香港動輒有不下十數間學校。評估報告雖則告之個別學校的教學水平及就該學校所面對的教學困難作出改善意見,用意絕非讓個別學校把他們各自的評估結果相互比較,因為每間學校面對的問題不盡相同,而他們學生的資質亦參差不同。但評估實行之初不難察覺到不同辦學團體不約而同地自行整理報告,從而比較轄下學校的成績。這個行動從此種下有關學校之間的惡性競爭,更禍及一眾無辜學童。更甚者,當時部分學校感覺到縮班殺校潮的壓力,誤以為提高評核結果,便可避免殺校。據聞當年負責與學校講解他們各自的評估成績的教育局成員也許曾說過「今次成績唔係咁好,下次要做番好啲」、「你要參考成績好學校的方法去加强學生能力……」等等說話,被認為對校方造成無形壓力。
其二與書商有關。在評估推出數年後,不少書商覷準當中的商機,推出針對評估的補充練習。這個發展對大多數學校來說去鼓勵學生多操練從而改善學生的學習能力,雖則是捨本逐末,而不是針對性地去作出基本的改善,但是基於為引進改善所需的額外資源的匱乏,所以作出飲鴆止渴式的不理智反應,盲目引進坊間各色各樣的補充練習。眾所周知這些補充練習的內容,並非鍛煉學生的基本能力,而是著重反覆操練,並沒有讓學生對課程認知有任何得益。更者因為競爭激烈,書商各出奇謀,力求超越一般程度的問題,特意提供程度較艱深的問題。就在這樣扭曲的情況下導致評估補充練習「愈出愈深」。原本用作分辨尖子學生的措施,就此被錯奉為常態,禍及一種學童。不少教育學者指,即使沒有TSA,學校一樣會操練,只是形式不同。但觀乎目前坊間意見負面,這項評估應如何繼續推行,又應如何收科?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