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加快公屋流通,「大棒子」不如「胡蘿蔔」

2015年11月27日
   

 

除了以居屋優惠這個「胡蘿蔔」政策作誘因,房委會在另一方面也對經濟條件已經有改善的公屋住戶亮出「大棒子」,希望驅使他們盡快離開公營房屋系統。這一套一般被稱為「富戶政策」的「公屋住戶資助政策」始於一九1985年。因為公屋不可能惠及每一家庭,加上輪候需時,一般市民都不會反對政府向富戶開刀。有了富戶政策,房委會規定居民於入住公屋一段時間之後,需要向房委會重新申報家庭入息,超越入息限額的住戶,房委會便會透過收取倍半或雙倍租金以減少公帑向富戶的資助額,該等住戶在一段時間之後更要向房委會申報資產,一旦超越標準,便需要繳交市值租金,而且更會收到房委會的單位回收令,一年之內便要強制交回單位。
這個政策雖然得到一般市民的支持,但有兩方點需要講清楚。首先,不少人有一個錯覺以為這一個富戶政策可以令輪候時間大幅度縮短,但實際上每年可以因此收回的單位數字只能說是微不足道。現時需要繳交倍半或雙倍租金的住戶只約二萬多個,而須繳交市值租金及要在一年之內遷出的住戶也只有約二十個,過去幾年的數字也大致也是如此。是社會各界高估了公屋富戶問題的嚴重性?還是申報審查機制有問題,令大量的公屋富戶逍遙政策之外?兩個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事實上,要有效執行個政策有相當高的難度。公屋居民可以透過家庭的財務調撥安排,迴避支付倍半或及雙倍租金。例如,很多剛出來工作的年輕公屋居民,會千方百計在申報期來到之前把自己的戶籍取消。他們走出社會賺取多一份收入,有可能會即時把整個家庭提升為「富戶」。但他們同時也需要為自己建立家庭而籌謀,那倒不如及早取消戶籍,讓父母無需受富戶政策影響。這一種做法有人會視為不誠實,但從受影響家庭的角度來看,卻又十分順理成章。至於其他隱藏資產甚至虛報的做法更是不難想像了。因此,要有效執行富戶政策,房委會需要大增審查的人手和資源。一旦這樣做,是否能夠大幅度增加可供分配的單位?是否合乎成本效益?最後,這會不會被歸咎為過度擾民?對於這些問題,房委會及社會各界一直都未能得出圓滿的結論。富戶政策也只得繼續是聊備一格,在姿態上似乎也算是在追求合理公平,但實際效果還是十分有限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