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房委會獨立的政治及政策意義

2015年11月20日
   

 

1988年香港房屋委員會正式成為一個獨立的法定機構。在新的制度安排下,全權負責公共房屋政策的制定及落實推行。有關決策則交由房屋署負責執行,政府的角色則是繼續為房委會的建屋計劃提供土地。
 
 筆者曾經指出,自七十年代中期開始,政府因為公共房屋問題而面對一波又一波的社會行動。政府對公共房屋的介入越深,面對的政治挑戰也就越大。把房委會獨立出來,甚至把公共房屋決策的權力也賦予這個「非政府」的法定機構,實質上是在政府與市民之間建立起一道政治緩衝區,市民對公屋政策的訴求及不滿,便由原先指向政府轉移至指向獨立了的房委會。政府雖然讓出了房委會主席的位置予非官守人士,但仍然掌握着主席及所有委員的委任權。而且,房委會的決策最終能否有效落實,總得要視乎政府是否配合撥出土地和資源。因此,讓房委會獨立可以說是在政治上是一個十分高明的做法,一方面舒緩了政府面對的政治壓力,也令公共房屋決策的靈活性大大增加。
 
 房委會要繼續營運及發展公屋計劃,除了要得到政府撥出土地,也要有足夠的財政資源。房委會在獨立之後與政府之間的財政安排,便十分重要了。在這一點上,也是政府讓房委會獨立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策略考慮。從1987年發表的「長遠房屋策略」已經可以清楚看出,政府意圖逐步減少出租公屋所佔的比例,改而更著力鼓勵市民自置物業,甚至以提供更多具資助成分的自置居所來達到此目標。獨立了的房委會便即時承接了這一個新的策略,政府也表明出租公屋與資助自置物業(即居屋)的單位比例可以由房委會自行決定。當時,政府一次過向房委會注資200億元,但房委會以後便要透過自己的營運來達致財政上的「自給自足」。可以想像,營運幾十萬個出租公屋單位,單靠租金收入是難以收回成本的。另一方面,新的房屋建設計劃卻在在需財。房委會在這個「自給自足」的財政安排下,決策的必然結果便是調高居屋所佔的比例,以達到資金回籠及積存儲備的目的,作為其公屋營運及發展的財政基礎。這一著,在長遠而言可以減低政府對公共房屋的財政承擔,另一方面也令出租與自置單位的比例調整變得理所當然。住在出租公屋單位的香港人口,由高峯期佔總數百分之48,下跌至現時只佔百分之32,也可以說是1988年房委會獨立之後的一個順理成章的結果了。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