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教學模式

2015年11月11日
   

 

早前某大型補習社在報章登全版廣告,聲稱願以數千萬元年薪,挖角一名「補習天王」。我認為這類補習社,並非教學子「讀書」,而是教他們「考試」;如何針對試題作答,彷彿成為學子的首要任務。事實上,補習社生意蓬勃,並非一個好現象,補習導師講求包裝,家長則慕名而來,部分更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需求如此大,可見這門生意,仍是長做長有。
我最近看過一部電視紀錄片,名字叫《The school that turned Chinese》(《中式學校》),由英國BBC電視台製作,邀請5名中國教師到英國一所學校,任教一個有50名學生的「實驗班」;學生需於4周後進行成績評比,與其他以英國一貫教學方式的「實驗班」比較,以檢視「中國式教育」的教學成果。結果是使用「中國式教育」的實驗班,成績較其他以英國一貫教學方式的班別優勝得多。但好成績的背後,有份參與的學生需作大量操練,才能達致好成績,並非所有參與者覺得當中的努力,是值得他們作出犧牲個人玩耍時間換取好成績的代價。猶記得有位學生於節目中說過:若然要咁先得到好成績,寧願無好成績。他們認為學習不是為爭取好成績。
這個中西有別的反應令我想起新高中學制下的通識科,因為有太多同學、家長、甚至老師都未掌握一般來說通識科是沒有所謂標準答案,以供同學背誦來取得好成績。同學需就研習問題要求的主要內容作資料搜集、分析、交換意見,最後整理思緒並以文字表達自已的看法,考試目的不是要求所有參試同學表達同一個劃一的觀點,因為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用眾多不同角度去分析、理解、然後隨着這樣的思路去表達自已的看法。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只要答案的中心思想,有理有節地,按照所鋪排的邏輯充分表達出來,便可得到分數。當然如何表達意見,則同各人的文字造詣有關,但對回答問題的基本要求無損。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