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與長輩的一席話

2015年11月10日
   

 

最近跟一位長輩吃晚飯,本來一早說好只談風月,但飲多兩杯最終還是忍不住談政論治。長輩雖自貶不是讀書材料,但內裡其實見識廣博,由家庭,社會,國家軍事到大世界的貨幣戰爭等議題都有獨特見解。
他說:「香港就係多得呢班成日為反對而反對嘅人,成日話民主有幾好,民主根本係美國佬玩嘅把戲,你睇下台灣呢十幾年日日係度嘈,有咩實事做過?你話以前很多香港人不滿曾蔭權是對的,因為他從來都只是以打工仔心態來『做好呢份工』,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試問我地作為納稅人,作為他的老闆又點會放心俾一個墨守成規嘅打工仔去帶領一間公司呢。相反,明明梁振英才是真正為香港人服務,佢有勇有謀,又夠承擔,長毛黃毓民呢班麻煩友又為反而反淨係識得掟下嘢跟手拍拍屁股就走,人工就照𢭃。好似成立創科局咁,政府既然有信心你咪俾機會人哋試下先囉,你又拖人四年阻礙發展,做議員咁耐到底有咩實質貢獻?如果我唔係有案底我都去做議員啦,咁好搵!」
他一邊說我一邊很想拿出證據證明長毛在立法會的努力,但我知道他對這些證據根本沒興趣,因為他很少看立法會直播,他得到的新聞資訊是經歷傳媒編輯及由於篇幅所限,往往的報道也沒辦法全面轉載。所以我嘗試用以長輩敬重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為例,說他們常常一起工作,應該比我及長輩更清楚長毛的政績,但好像從來也沒聽到主席有說過長毛完全沒有貢獻的這些話,但仍不能令他明白自己的想法。
跟長輩這場對話,大家都努力過想法子讓對方明白自己的立場,但基本上各執一詞,無功而返。不過,有點令我很驚訝的是我以為他很愛黨愛國,原來他又不太認同中共管治手法,甚至質疑中共今天在中國執政的合法性,這倒算是大家唯一也認同的睇法吧。 williamoutcast@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