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我愛邦樂(下)

2015年11月10日
   

 

剛睇完《鬼影帝國》有點遺憾,點解主題曲《Writing On The Wall》可以如此沉悶乏味,中段Sam Smith的高假音演繹好難聽,完全找錯歌手唱錯歌,此曲明顯想延續上回《Skyfall》之勢,以曲論曲,《Skyfall》無論旋律編曲到Adele演繹均屬水準之上,故此,今集開首邦迷例必期待的Title Sequence完全給比下去,這也是後John Barry時期遺留下來的邦樂問題。
 
自1987年John Barry負責最後一套邦樂《The Living Daylights》後,曾有一段日子的邦樂是失去方向感,好像1989年Michael Kamen《Licence To Kill》及1995年Eric Serra《Goldeneye》是最佳例子,既要玩出個人風格,又不失邦樂標誌特色之間取得平衡是難度挑戰。

 
John Barry提攜後輩David Arnold
直至1997年英國電影音樂人David Arnold主導下,聯結不少出色音樂單位如Pulp、Propellerheads、Iggy Pop、Chrissie Hynde……等,推出一張名為《Shaken And Stirred:The David Arnold James Bond Project》致敬合輯,引來John Barry注意,並引薦他擔任《Tomorrow Never Dies》配樂之職,邦樂又再重入正軌,需知道David Arnold本身是不折不扣的John Barry邦樂迷,難怪由他接任後的5套邦樂,有板有眼,贏盡多少邦迷歡心。沒錯,自《Skyfall》及《Spectre》換來Thomas Newman後,總是誤差了一點點,較偏近一般荷李活懸疑動作配樂格局,邦樂風味蕩然無存。

 
令人深刻的主題曲
同樣地,邦片主題曲亦足以影響大局,由早期唱家班如Shirley Bassey、Tom Jones、Louis Armstrong、Matt Monro驚豔壓場感,又或流行女歌手如Carly Simon、Rita Coolidge及Sheena Easton滲出不一樣的浪漫,甚至樂隊組合如Paul McCartney & Wings、Duran Duran、a-ha及Garbage注入型格時代感,幾乎首首皆精,百發百中,成為耳熟能詳的長青金曲,聽到主題曲自會勾起該套邦片的一些事一些情,你是會懂得跟住唱的,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好歌,個人至愛包括有《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All Time High》、《For Your Eyes Only》、《Nobody Does It Better》、《A Time To A Kill》、《From Russia With Love》、《You Only Live Twice》、《The World Is Not Enough》及《Die Another Day》……等,多不勝數。
John Barry簽名式邦樂風格影響深遠,除了忠實信徒David Arnold外,Swing Out Sister創作靈魂Andy Connell亦是受惠者,從他們首張專輯的純音樂《Theme From It’s Better To Travel》已可見一班,至於九十年代英國Bristol盛極一時的Trip Hop,混合仿電影配樂氛圍跟Hip Hop及Electronica元素共冶一爐,三寶之Portishead亦同樣表示喜愛John Barry的懸疑間諜片配樂。

 
受邦樂影響的CANTON POP
至於本地樂壇,當然不得不提有港版占士邦之稱的《最佳拍檔》系列配樂部分,不難找到好多邦樂影子所在,不過,由許冠傑唱作的幾首主題曲,卻絲毫沒有任何邦片主題曲餘韻,唯一只有1983年《最佳拍檔女皇密令》插曲《偷心的人》較重John Barry邦樂式浪漫鋪排,編曲亦借用典型Spy Chord,一聽如故,1989年達明一派《意難平》有一首《我有兩個》亦有點邦片主題曲型格,然而,同年另一個二人女子組合Echo首張同名專輯,將《All Time High》改編成《誰來伴我闖》。
這些年來,邦樂翻玩版本仍是沒完沒了,個人推介1979年日本電音大師松武秀樹與K.I. Capsule合作的《007 Digital Moon》,單看封套上傷痕累累如木乃伊的占士邦海底城造型已夠一絕,全碟以松武秀樹招牌式東洋電音手法重新編奏10首邦樂,當時來說,絕對是相當劃時代的改編版本,就是如今重聽,依然值得回味。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