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百日告別》 告別百日

2015年11月10日
   

 

由於工作關係,在電腦屏幕上看了,已經叫我很喜歡;也是由於工作關係,看了第2次,但這次在銀幕上看,更是喜歡,當字幕滾動出來,燈亮了,便要接着介紹導演和兩位男、女主角出台分享,那刻的我心神還未出戲,問題就要發問,負責主持分享會的我差點在觀眾前出醜,只好把情緒壓下去,好讓場面不致尷尬。

說的是《百日告別》,由林書宇導演執導,林嘉欣和「五月天」的石頭主演。
早陣子的《刺客聶隱娘》和《我的少女時代》,都是優秀的台灣電影,但它們的情感均沒有《百》的深刻、深邃。《聶》是刻意的抽離,打斷電影與觀眾的七情六慾關係;《少》則感染力強,但屬即食兼流於童話式的單純,兩者均沒有《百》那種世故和練達,以及情感上的層次和豐富度。

 
男女主角 點頭之交
一場車禍,將兩個喪偶男女串連在一起。《百》沒有荷李活式的戲劇化,沒有二人相遇、相戀然後共藉新愛來共度難關的陳腔濫調情節,畢竟兩人曾經這麼深愛過,假若單憑兩個小時的電影時間、百日的悼念光景便可找到慰藉,未免太兒戲,太過自打嘴巴了。導演就是看透人情,輕輕的安排他們沒有怎樣相遇、相識,反而是在佛教儀式上碰上於是點點頭而已,火花沒擦上便要告別,各自各繼續生活,到結局再次相遇,是偶然、緣分讓他們再次碰上,沿著羊腸的山路往前走,含蓄微妙地暗示了希望,釋懷地擁抱未來。

 
各自的100天
真的!不是過來人是拍不出這樣深刻的故事,林書宇導演就是10年前失去哥哥、3年前失去妻子的人,三十來歲其實只是個大男孩,便要面對重重打擊,那種傷痛,真是不能言語,亦非旁人所能足道。《百》比導演前作《星空》更世故,亦比《九降風》更溫柔,述說失去摯愛後的100天,是挖空心肺、正值療愈的關鍵時刻,瀰漫一片哀愁,但又絕不愁雲慘霧。兩位未亡人的事後生活,通過兩條線的平行發展,對倒式地對照着兩人如何從失落中慢慢站起來。石頭是憤怒、罵人、酗酒與性慰藉,收藏鋼琴就是要把所有與伴的記憶和物件,消失於自己眼前和腦海;而林嘉欣則是要盡量留住記憶和所有物件,不想它們從此消失於自己的生命裡,甚至要偽裝未婚夫還沒離開,與他去一趟尚未出發便已終結的冲繩蜜月之旅,那種傻、那份眷戀,看得人心酸、心痛。

 
平衡剪接回憶與現在
《百》的導演和編劇,在處理一男一女的不同反應時細緻動人,平行發展得來,又有著共通點將他們連繫,睹物思人的不同處理,人去樓空、觸景傷情的不同震撼,男女有別,但同樣是一往情深,回憶與現在,剪接得行雲流水,二人在床上幻想伴侶猶在的情景,精彩動容,從依戀到慢慢放手,再漸漸走出陰霾,時時刻刻的提醒我們要珍惜眼前人,畢竟,花開花落終有時。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