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Ackman教訓

2015年11月09日
  • 基金經理Bill Ackman(圖)所持股份VRX遭沽空機構狙擊。他曾登上《福布斯》。

   

 

10月份環球股市大升,著名對沖基金經理Bill Ackman則斯人獨憔悴,旗下第一重倉股Valeant(VRX)被沽空機構報告狙擊,質疑帳目的真實性,甚至用上類似Enron騙局的字眼。VRX股價急挫,現時只剩高位的三分之一,市值蒸發了超過300億美元。
Bill Ackman於VRX的持倉,佔本身組合十幾個巴仙,單是在VRX的投資,已經不見了20億美元,所以他所管理的基金,10月份單月下跌7.3%,而全年則下跌19%。他如何應對今次困局,會是基金管理業界一次非常重要的個案研究。在亂局中要保持冷靜,繼續接收及分析資訊,在追、揸、沽與及斬一部分的四個行動中選擇,已經相當之難,還要成為了傳媒焦點,難上加難。
其實Bill Ackman的打法,註定了大起大落,今年跌接近兩成,可是去年則憑於Allergen的投資勁賺四成。當冒險進攻,防守就無可避免被削弱。所以要避免陷入類似他目前的困局,在攻守之間平衡之間要有取捨,寧願好境時少賺,也要逆境時少輸,其實對客戶而言,組合的穩定性應該是更重要。
自己最重倉的股票,曾經是領展(823)、Facebook及迪士尼,正股都未嘗超過組合一成,頂多是以超遠期call來爭取回報,減低一個主要成員大幅拖累表現的機會。另外要防止盛名所累,盡量低調。今次VRX出事之後,Bill Ackman要面對火燒連環船的狀況,既然死守VRX,代表可能要斬其他持倉來降低風險,形成一沉百踩,被行家針對性攻擊,所以行動保持神秘是有好處。
不過,對自己最大的警覺,是要反思投資生物科技股的利弊。這個板塊一向高回報,畢竟人口老化是一個簡單易明的概念,但是整個業界的運作,可以說是基於一份社會合約或者君子協定來進行,藥廠投入巨額科研,然後有節制地賺取厚利。可能是這一輩人開始短視,個別藥廠大幅抬價,無視社會的反響,政客則為了爭取關注而攻擊藥廠,向來不成文的君子協定似乎逐漸被瓦解,假如真的成為趨勢的話,整個板塊的估值會有下調的壓力,短炒無妨,卻不宜作為組合的重心。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